“怎么了!”

    从精神病院出去之后,冷茹月便接通了一个电话,神情看不出一丝波澜。-杂∮志∮虫-

    “月姐,李哥出事了!”

    “地址发给我!我马上过去!”

    ……

    “李哥,是谁干的!”

    “月姐!你来了,没事,就是骨折了而已。”

    此时的李根虚弱的躺在床上,而且四肢还被高高的吊起,打满了石膏和纱布,模样看起来就和埃及的木乃伊没什么两样。

    “扬子,你说!”

    冷茹月的语气中似乎夹杂着一股怒气,看似平静的双眸,实则里面早就已经填满了一腔怒火。

    毕竟,李根的伤,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的伤,而是人为因素造成的,看来,那个下手之人就是没有要他的命,而是要折磨李根,因为,李根现在除了头,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动特,就连脸上都被打的乌眼青,可怜极了。

    “月姐!都是因为那块儿地皮!”

    “霍元动的手!”

    “是他的人!他没在!但是那也和他有关!”

    “我知道了!李哥,你先休息,扬子!把这个喂李哥喝下!”

    说完之后,冷茹月便从兜里掏出一瓶药,放到病床旁的桌子上,交代了几句便先行离开。

    其实,冷茹月的那瓶药并不是单纯的从衣服兜里掏出来的,而是把戴戒指的那只手伸进了兜里,悄悄的打开空间拿出来的,虽然说这二人是她的人,但是,冷茹月并不打算告知他们自己的秘密,毕竟,没有人是绝对的会相信的,即使现在他们两个很忠诚。

    冷茹月想得很多,因为李根现在旗下的商业太过于繁重,再加上树敌太多,尤其是这一次受伤,再加上已经被人传开了,所以现在公司肯定面临着很不好的形势,那瓶药,就是冷茹月加快李根恢复用的,虽然会有些伤身体,但是后期调养还是可以恢复的。

    “知道了,月姐!我会在这期间照顾李哥的!”

    “一会儿会有几个人过来保护你们两的安全,所以不用担心别的,公司现在你先管着,不明白就问李哥。”

    “记住了,月姐,你就放心吧!”

    魏武样在一旁保证着,而且神情里装满了对那群人的痛恨与不满。

    其实说实话,自从他们两个跟着冷茹月这么久以来,还真是头一回遇上这种事情,当时是他和李根在一起走的,但是,偏偏那群人冲上来就开始打李根,没有人理会自己,尽管他都已经扑到李根的身上,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他,但还是被别人给拽开了,当时自己也没有想那么多,就连最起码的报警都给忘了,最后,李根就成了这副模样。

    冷茹月已经走开了,出去打了个电话,通过里面说了几句,便挂掉了电话。

    原来,她打给的是小五,因为这一次小五是带人在华夏的一代做任务,所以,现在离这边很近,很快,就赶过来几个人,充当保镖,保护着他们二人。

    “李哥,当时的我真的是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是想着要上前去保护你,要是我能报警的话,你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难受了。”

    魏武样的语气很低落,也很自责,他在怪自己,什么电脑天才,连最关键的时刻报警都想不起来,真是够笨的。

    没想到李根竟然还不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