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噗!”

    “你这个男人还真是无情呢!”

    鹿辛冉狼狈的被绑在地牢的刑架上,腥红的颜色透过单薄的衣裳,映射出来,脏乱,而又凄惨,但是,就算是再怎么不堪,季杨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仿佛对待面前的女孩一点怜惜之意都没有。〝杂∞志∞虫〝

    “情?这个字,你觉得你对得起吗。”

    “为什么你就不能看看我,哪怕是一眼也好。”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那个女孩子是不是。”

    “你知道了。”

    “是!我是知道了!我也调查她了!怎么样!我还想杀了她呢!这样你的眼中就只能有我一个人了!”

    “疯子!”

    “哈哈哈哈!疯子又怎么样!你知道吗!从你拒绝我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只要她死了,你就能够把眼光移开了!”

    “这件事情跟季琳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啦!我问过她,喜欢什么样的人当她的嫂子,你猜她怎么回答的?是门当户对!很好笑吧!”

    “就因为这个。”

    “是啊!怎样!你们谁都保护不了她,季琳已经暴露了。”

    “你说什么!”

    季杨气愤的紧握双拳,双手垂放在两侧,胸口起伏的频率控制的很好,紧皱的眉头能够表现出,他现在也可能掌控不了局面了,可能一切再朝向难以想象的方向进行。

    说实话,别看鹿辛冉年纪不大,但是她从小是在季家经历着常人难以接受的训练,再加上心里素质的磨砺,早就让她有着超乎同龄人的成熟,当然,冷茹月除外,毕竟,冷茹月的体内住着的是一个成熟的灵魂。

    “你以为我就能平安无事,而她们两个平安的出去了?没想到你一届首长,竟然也会被别人所玩弄!哈哈哈!”

    “你们两个,看好她。”

    “你怎么走了!不要走!不要走——”

    声音回响在地牢中,季家的地牢很大,听说这是从老祖宗一带就已经有了,而且季家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祖宅,从未迁移,就连战乱的时候都没有离开过,所以,季家的规模可想而知。

    鹿辛冉一看季杨已经走了,顿时就慌了起来,她舍不得他离开,她想让他眼中能够有自己的倒影,她想让他的心中为自己留存一块地方,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

    但是,就连这一点的念想都没有,季杨不会给她留位置,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等季杨走出地牢之后,掏出手机,给部队里打了个电话。

    “喂。”

    “帮我查点东西。”

    “好。”

    “……”

    另一边。

    “怎么了?”

    “姐,这都已经好几天了,根本就找不到丁淮的下落。”

    “他的底细能查到吗。”

    “我查过了,蚺也帮忙查了,信息干净的有些问题,太过于完美了。”

    “继续查,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好!姐!那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她现在不方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