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房。

    一人脚步匆匆来到书房前,同门口侍卫道“带刀侍卫王贾求见大王。”

    说罢那个侍卫进书房通报,没一会那人出来,“王大人请。”

    王贾进去之时,见公公退了出来,自己也就快速来到宇文适身旁,却见他身旁还有一个男子,既然是大王不让他出去,想必也是知情人。

    王贾来不及多想,畏惧地低下头,“大王,属下办事不利,靖王他,已经回到徽月了。”

    “什么,回来了?”

    看着宇文适阴鸷的目光,听着这阴阳怪气的声音,王贾也是怕得紧,连连求饶。

    “请大王再给我一次机会,属下一定将功赎罪,给大王带来靖王的项上人头。”

    “哼!”

    宇文适不屑地看向旁边的男子,“乔大人,你看这样的情况该怎么办?”

    命唤乔炎的人眼睛不眨一下,张口就道“以死谢罪!”

    “这……”王贾大惊失色,乔大人?这不是兵部新来的大人,真是晦气,无论官职如何,能在宇文适面前不用卑躬屈膝的,想必是内有路子。

    “大王,属下愿为大王效犬马之劳,请大王给属下一次机会。”

    宇文适听得不耐烦了就遣人退下,只留下了乔大人,“乔大人,寡人相信你能为寡人分忧。”

    言下之意,他是相信了这个兵部的大人可以与宇文临较量了,乔大人也没有令其失望,“臣,愿为大王肝脑涂地。”

    刚入关,去酒楼里吃顿饭,一桌子美味佳肴。

    宇文临给卡扎伊娜倒了一杯茶,换了酒给自己斟满,看着卡扎伊娜一身破旧的平民装,再想起自己去盗取衣服之时被卡扎伊娜取笑,宇文临心里是一阵温暖又一阵心疼。

    “恬儿,委屈你了。”

    “和你在一起我可不委屈。”卡扎伊娜露出甜美的笑容,指着桌上佳肴,道“快吃饭,一会凉了不好吃。”

    “好,来,恬儿,干一杯!”

    宇文临举起杯子,卡扎伊娜咧嘴笑了笑,以茶代酒和宇文临碰杯,茶水下肚还没一会,一股恶心味从胃里翻滚而来,卡扎伊娜才夹起菜,还没放入口中,闻着味先干呕了起来。

    宇文临见状担忧不已,连忙过来扶着卡扎伊娜,抚了抚额头,一片冰凉。

    “恬儿,怎么了这是,生病了?”

    卡扎伊娜摇了摇头,“不知道,就是一阵一阵恶心的。”

    宇文临“我们去看看大夫。”

    说着牵起卡扎伊娜的手就出了酒楼,来到了医馆让大夫给卡扎伊娜号脉,大夫诊脉了之后却是笑意盈盈。

    “恭喜二位,夫人没什么大碍,反倒恭喜公子和夫人喜得贵子。”

    卡扎伊娜和宇文临面面相觑,见他面带喜色,幸福感跃然脸上,卡扎伊喃喃道“怀孕了……”。

    宇文临手抚上卡扎伊娜的小腹,就好像在跟他未出世的孩子打招呼一样,抬头对大夫道:“大夫,给我娘子来几副滋补的药膳。”

    “好!”

    宇文临从医馆里买了很多补药,回客栈之后按照大夫的法子自己亲手给卡扎伊娜熬药,好在宇文临对于药膳还不是一窍不通,煮的东西还是勉强入口,卡扎伊娜吃饱了之后就犯困,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看着怀里熟睡的人儿,宇文临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她变瘦了的脸颊,忽然想带她回家了,想给她和孩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