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每晚过了凌晨两点钟都会出来偷摸蹲守在巫婆婆的家门前观察起来。经过几天的观察,我发现了一套规律,每到了阴历3、6、9这样的日子,韩飞燕都会和巫婆婆互相走动,有可能是巫婆婆去韩飞燕的家,也有可能是韩飞燕去巫婆婆那里。

  在我的观察下,我发现,她们两个人的关系特别的亲密,就好像原来还是陌生人,现在成了无话不说的亲人一般。同样,巫婆婆对韩飞燕也显得很是恭敬。而且在一次的谈话中,我甚至还听到,韩飞燕亲热的称呼巫婆婆为老师!

  这让我瞬间就不淡定了,我现在在想韩飞燕之所以称呼巫婆婆为老师,难道说...巫婆婆现在正在传授韩飞燕一些她的本领?!

  可是巫婆婆为什么要传授韩飞燕本领呢?难道...巫婆婆认为自己恐大限已至?

  我还注意到,巫婆婆现在的身体状况是越来越糟,每况愈下。而且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那就是巫婆婆每次去拜见什么神明的时候,每次回来,脸色就变的更苍白,身体更是不如之前,就连咳嗽也一次比一次严重。而且在我其中一天晚上观察时我还发现,巫婆婆开始往外咳血。

  一个人开始咳血,这不是一个好现象。说不定,巫婆婆本来想弄死韩飞燕,然后突然发现韩飞燕对蛊术有着独有的天赋,然后巫婆婆觉得自己可以把衣钵传给韩飞燕。至于韩飞燕盗走的她的那些宝贝,就当是留给韩飞燕的师徒礼......

  虽然我这样的猜测有些牵强,可是除此之外,我真就不知道我还能想到什么了......

  发现了这些事情之后,我就把我这些日子以来的发现给苏萍说了。等苏萍听了之后,苏萍也是感觉到很吃惊。但是苏萍虽然很惊讶,却也没有说什么,除了对我笑一笑之外,苏萍也没有多说什么话。

  我感觉,自从我跟苏萍说了我发现傻姑被下了蛊和那个女人被带到了韩飞燕家的事情之后,苏萍突然变的沉默寡言了,好像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挺让我觉得不大对劲儿的,我在想,不会这女人想不开,突然就变的抑郁了吧?

  除了这些发现之外,在这几天里,韩飞燕找了我三次,除了一次是特别来给我补妆的之外,其他两次都是找我拉话。最主要目的其实就是冲着我藏的那本书去的。说她知道我有那本书,让我交给她,她好救村子其他的女人之类的。不过我一口咬定没有这本书,之前我就不想给,现在突然发现她跟巫婆婆这层不寻常的关系,我就更不能给了......

  这天晚上九点,我正在柳眉的家里准备躺下来休息。就在我刚准备躺下来的时候,婷婷突然来访了。

  见婷婷来了之后,我就对着婷婷问道;“你怎么来了?”

  听我这么问她,婷婷先是俏皮的对我眨巴眨巴了眼睛,然后她跟着就坐在我的身边,然后一只手抱着我的胳膊,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对我撒娇道:“人家和孩子想你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你嘛!”

  看婷婷捂着自己的肚子,我皱了皱眉头道:“不是想我吧?是找我有事儿吧?我说屁妹,咱们都这么熟了,有一说一,别说什么想不想的,绕那弯子没用。”

  见我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婷婷白了我一眼,然后对我道:“拿来吧。”

  “什么拿来啊?”我有些不解。

  “书啊!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一早就在飞燕姐那里打探到消息了,她说你已经得到了那本蛊书。只要给她那本书,她就可以按照书上的记载对我进行试蛊了,只要试出了我身上被下的是什么蛊,飞燕姐就能给我制作克制体内蛊毒的蛊虫,然后给我解蛊。怎么?难道你不想我身上的蛊毒被解?难道你不想带着我和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