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这个使臣说跟着巫婆婆的这个汉子不是坛奴,而是一个被深度催眠且是患有无痛症的活着的人,我惊的差点没叫出声儿来。>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跟着巫婆婆的这个汉子是一个她通过研究坛子里精心培养的尸体而制作成所谓的坛奴,所以他才会力大无穷,才会不怕疼痛。现在看来,完全不对了,他之所以不怕疼痛,原来是因为他本身就患有无痛症!

  “无痛症”这种病我听说过,因为在我现实生活中的时候,我家邻居的一个孩子就是一个无疼痛的患者。这个孩子平时总是啃咬自己手脚,咬下去那么大的一块儿肉都不知道疼,而且身体哪块儿破了伤了最后都化脓发炎了,也是浑然不觉,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我现实生活中也了解过,无痛症实际上名为“先天性无痛症”,是一种遗传性感觉自律神经障碍。这种疾病类型的患者,其痛感的传导受到阻滞,即丧失了痛觉,但智力及冷热、震动、运动感知等感觉能力则发育正常。

  完全丧失痛觉,意味这个人随时可以让自己走向灭亡,比如因为好玩,捅自己几刀子自己都不知道会有啥感觉......据估计,将那些未被确诊的患者算在内,全世界可能也只有不到40位的无痛症的患者。至今无痛症在全世界的医学界还是一个未解之谜。

  ......

  一个患了无痛症的脑瘫汉子,偏偏又有着一股子大力气,这样看来,说他是个活着的人是完全靠谱的!可是......

  之前阿聪明明说过,他弟弟、也就是跟着巫婆婆的这个汉子,那个时候,他在自己家都死了三天了。三天啊!试问死了三天的人怎么可能活着?难道说......

  汉子的死是跟巫婆婆有关?或许...汉子的死因里面有诈?是巫婆婆看重了汉子的“特殊”条件,所以才设计让汉子假死,然后再让他陷入深度催眠之中,再在阿聪面前对本来就活着的汉子假放到坛子里演一出戏,之后,就有了被阿聪认为是因巫婆婆而死而复生的弟弟?

  我这么细一分析,就感觉好像很靠谱。不过这也是我的猜想,具体真假我说了不算......

  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跟着我又准备仔细的听起了里面的对话。不过就在我还想继续听下去的时候,我突然发现,里面的两个人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都不开口说话了。

  就在我还纳闷儿她们怎么不说话的时候,跟着巫婆婆的那个汉子突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像是守卫一样四下里扫了一眼。看到这样的情况,我被吓了一跳,跟着我赶紧躲过汉子的视野跑出去老远,速度离开了韩飞燕的家。

  等我觉得自己足够安全了之后,我弯腰舒缓了一口气,然后我就准备回到柳眉的家里。但就在我准备回到柳眉的家里的时候,走在半路上,韩飞燕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然后就拦住了我。

  “我说你小子胆儿忒肥了吧?人家使臣在我的房间和巫婆婆说着一些特别机密的话,这你都敢贴到房子外偷听?你就不怕天上的那只血鹰给你撕了吗?”

  “天上血鹰?什么天上的血鹰?”我有些没有听明白韩飞燕的意思。

  “笨蛋!就是在你偷听的时候,使臣的那个血红色的飞鹰就盘旋在你的头上,我看那血鹰的架势随时都能撕了你!”

  “啊?真的假的?”韩飞燕这么一说我才反应了过来,话说那个时候,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来自天空上的危险。

  “行了,既然你没事儿就好,这算是给你提个醒,以后人家的谈话别冒险去听,丢了小命我可会伤心的!对了,那我问问你,你都听到了啥了?要不跟我说一下呗!”

  “切,具体她们之间说了啥你回

PS.在此推荐一个公众号bamiaowenxue(八秒文学)快关注起来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