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和苏萍来到了傻姑本应该睡觉的这个拐角处之时,我们看到了极为惊人的一幕。紫>

  由于这个拐角处跟小空间的地下河挨着挺近,所以我们看到,在联通地下河水流的下面,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高约一米、直径约半米左右的井台。

  井台的出现让我和苏萍都是完全没有想到,而当我们向着井口里面望下去的时候,我们发现,就在这个井口的下面,居然还有着另一派的景象。

  这个井就好像是一个悬空的似的,在井口的下面,有着一个更大的空间,在这个大空间里,有一条宽广的大河,这条大河比之座山坟下面水洞里的那条大河还要来的大。更让我们惊讶的是,就在下面的大河的岸边,傻姑就站在那里,这会儿正四处看着,好像很惊奇的样子......

  看到了这样的井台的存在,看到井里面这样的景观,我是异常的惊喜,跟着我就冲着阿聪大喊着,示意他赶紧过来。

  见我喊他,阿聪捂着胸口向着我们这边趟着水走了过来。当他看到这一切之后,他也是异常惊喜,跟着他对我们道:“那还等什么,快点跳下去啊!搞不好这井台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没了呢!”

  听他这么说,我就和苏萍准备回去把李长娟给带过来。见我俩要回去找李长娟,阿聪对着我俩呛声道:“你们还找个屁啊!那女人就在刚刚已经从坑洞口爬出去了,现在估计已经跟使臣和韩飞燕她们在一起呢!而且我明着告诉你们,她...也不是什么李长娟!搞不好她也和韩飞燕使臣她们是一伙儿的,咱们全都被她给骗了!”

  “呃......”

  阿聪说她不是李长娟,我和苏萍当时都愣住了,苏萍更是说阿聪胡说八道,要阿聪给她个合理的解释。

  见我们俩不信,阿聪大声道:“之前李长娟明明说这里没有什么逃生的机关设施啥的,那现在你们看到的是什么?一定是大蟒蛇在攻击我的时候冲击了石床,在不经意间开启了机关,然后引发石池子向着里面灌水,更是在这个不显眼的拐角处出现了逃生的井台入口。试问,如果她是李长娟,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机关?要知道李长娟可是这个小空间的设计者,她怎么可能自己在这么生死存亡之际会不知道这样的逃生机关呢?”

  阿聪这么一说,我和苏萍都有点听愣住了。

  见我俩愣住了,阿聪直接不管顶点二十一,趁着苏萍不防备,先是把苏萍给推进了井里面,跟着又示意我赶紧进去。

  听阿聪这么说,我先是走回去看了一眼外面的小空间,在确认那个满脸是蛊虫的女人确实已经不在了之后,我一咬牙也跳进了井里。

  等我跳进去没多久,阿聪就也跳了下来,然后我们同时跌入了下面的这条地下河里。

  等我们跳进了河里之后,冰冷的地下河水凉的我是直皱眉头。跟着我就和阿聪以及苏萍,相互搀扶着快速的来到了河岸边。

  等我们来到了河岸边之后,苏萍就看河上面的井口,哭着闹着说要等自己的那所谓的母亲下来,哪怕阿聪说那个女人现在跟韩飞燕她们在一起,她都不相信。

  见苏萍还不死心,阿聪对苏萍开导道:“她肯定不是你母亲李长娟,你等着她干什么?你这是在等敌人!”

  “她就是!”苏萍较真儿道。

  “那我问你,你见过你母亲李长娟长什么样子了吗?”阿聪问道。

  “我...我虽然没见过,但是她给我的感觉那就是妈妈的气味!”

  “还妈妈的气味,你这明显就是缺母爱!我跟你直说了,我比你来这个村子里的时间久,我都没有看见过真正的李长娟长什么样子!咱们这里,除了傻姑之外,

PS.在此推荐一个公众号bamiaowenxue(八秒文学)快关注起来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