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以撕毁了这张纸,是因为我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我认为有两点让我有必要撕了这张在我看来没用的废纸。紫>

  第一点,谁知道这到底是不是阿聪的线人给我丢来的纸团?要是韩飞燕故意对我使诈丢来的呢?

  因为这张纸团上的字毕竟不是阿聪亲自写的字迹,而且上面的留言是让我把回信放到我们之间约定好的那个地方!

  什么叫约定好的地方?尼玛的,说放在山谷桑葚树洞里不就完了吗?用得着这么说?这么说让我怀疑是某些人不知道这个回信的地方,然后故意诈我,这完全解释的通的。

  第二点,就算这真是阿聪线人给我丢来的信息,我也不打算继续给阿聪通风报信儿了。妈的,搞到现在,我整个就是一狗腿子,要不是担心苏萍她们的安危,鬼才愿意理他呢!现在苏萍她们暂时安全了,能不理阿聪就不理阿聪,因为我知道这小子现在也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就算以后还没红着脸见面,阿聪真问起我这事儿,我也可以找借口说是害怕韩飞燕设计陷害我,所以才不敢回信的......

  我现在也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在现在模糊到知人知面不知心的大环境下,我要么两不相帮,要么左右逢源。而且我都想到了,如果可能,我需要自己找到苏萍她们的藏身之处,不能总让阿聪掐住苏萍姐们俩,以此作为要挟来牵着我的鼻子走。

  把纸团撕掉了之后,我就又躺下来睡觉了。这一次,真就没什么人打扰我了,一觉睡到天大亮,怎一个爽字了得!

  等我醒来之后,我就走出了院子向着院外看去。当我向着外面看去的时候,我发现柳眉家前面一排的房子,其中一个房子的大院里好像挤满了人,这让我很好奇,这大早上的,怎么这户人家会有这么多的人。

  出于好奇,我就离开了柳眉的家,然后也凑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等我去了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这户人家的女主人死了,死亡的原因是......因为蛊毒发作而亡!

  得知了这样的消息,我是大为惊讶,同时,村子里其他的女人也都惶恐不安了起来,一个个都纷纷议论起来,听她们议论的内容,好像都生怕自己说挂就挂了一样......

  在我刚来了不一会儿后,韩飞燕就跟使臣也匆匆赶来。在看到了死亡的女尸之后,使臣就让大家散了,说这个女人八成是吃了山上的毒蘑菇,把自己给毒死的,绝对不是什么蛊毒发作而亡的。

  使臣的这个理由显然是不成立的,村中的女人们是靠山吃山的,从小在这里长大,那山上的蘑菇有毒没毒有谁不认识?而且死去的女孩跟之前阿星那种蛊毒发作的状态是一模一样。

  不过碍于使臣的yin威,围观的女人都各回各家去了。很快的,这户人家就只剩下了使臣和韩飞燕,还有我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二货......

  似乎并没有把我当回事儿,完全视我为透明人一样,使臣就对着韩飞燕问道:“这事儿你怎么看?”

  “巫婆婆这是要跟咱们高调开战了,村里的大部分女人身上都种着她的蛊毒,这要是让她控制村子中女人身上的蛊毒发作下去,那村里的女人还不都得死绝了?老师,你有没有办法快速解除了村中这些女人身上之前被巫婆婆下的蛊毒?”

  见韩飞燕这么说,使臣露出了一脸奸笑道:“除非拥有那种可以吸收任何蛊毒的碧寒之蛊,否则根本就不可能大面积的解除村中所有女人的蛊毒。”

  “碧寒之蛊?那是什么蛊?话说我好像在巫婆婆的苗疆蛊术书中扫过一眼,不过我记性差,当时没太记住。”韩飞燕回道。

  见韩飞燕这么说,使臣笑了笑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