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课程结束后,唐玲便夹着教科书离开了教室。班里的同学也都各忙各的了。可直到这个时候,我依然对唐玲刚才看我的那一眼心有余悸。说不上害怕,但总觉的哪里不舒服,看的我有些发毛......

  就在我还没离开座位的时候,我发现,从半空之中,向着我飞来了一个小纸团。纸团刚刚好落在了我的桌子上。

  我寻着纸团飞来的方向望过去,正好与杨左曦的目光交汇在一起。四目相对之下,杨左曦似是胆怯般赶快收回了看着我的目光,而后一个人便走出了教室。

  我打开纸团,发现纸张上写着一串隽秀的字迹

  :我在小湖畔等你。杨左曦。

  看到这些字,我似乎明白杨左曦找我一定有事情,可能是当着教室里的同学们的面,她又没办法说出来,所以只能纸团传信。

  就在我看着上面字的时候,一旁的夏建看到了我这边的情况。

  “老大,是杨左曦那个瘟神给你丢来的纸团吧?咋滴?该不会是看上了你吧?我告诉你,你最好离她远点,谁靠她太近都得跟着倒霉,可别因为贪图她的美色而自己找罪受!”

  听夏建这么说,我突然来了兴趣对他问道:“兄弟,你们为什么都说杨左曦是个瘟神啊?我看咱班的同学都不待见她,到底这里面有什么细情?”

  见我这么问,夏建对我道:“跟你说了吧,刚进入这个班级的时候,咱班的男生都对这个杨左曦爱慕的不得了,那个时候都围着她转,特别是那个书呆子,总缠着杨左曦。不过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女人就不对劲儿了!以至于到现在,没人敢靠近!”

  “怎么个不对劲儿?”我问道。

  见我这么问,夏建对我回道:“跟你说,杨左曦现在变的可是一个不祥的人,谁离她近谁就得倒霉!半个月前,杨左曦刚变成现在这么瘟的时候,季博仁恰巧去跟她搭讪,结果就走到她跟前只说了一句话,嘴巴就歪了,然后就病倒了,愣是住了好几天医院。打那个时候开始,谁靠近谁都得遭殃。听说前两天杨左曦找人给她看了,说是杨左曦霉运缠身,恐怕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所以我劝你离她远点,别找不自在!”

  “霉运缠身?”听夏建这么说,我不由的紧缩起了眉头来。

  等夏建离开了教室后,我将纸张板板整整的叠好放进我的衣口袋里,这就走出了教室,向着小湖畔走去。我最终还是决定要去,我不相信什么霉运缠身的事儿,也不怕这种东西。而且,杨左曦给我的感觉很好,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使得我生出了一种必须要帮她的动力。

  ......

  城市学院教学楼向着图书馆走的那条路上,有一个人工修建的小湖,小湖的名字叫静心湖,平时来这里写生游戏或是吹吹风的人倒是也不少。

  走出了教学楼后,我就看到我面前距离我有十多米开外的杨左曦。杨左曦走的很急,可能是她考虑自己自身霉运的关系,不想让我挨的太近吧。为此,我也很知趣,便一直跟在她的身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在静心湖一处没有人烟的角落里,杨左曦停了下来。而我,也在这个时候来到了她的身边。准确的来说是...来到了距离她五米左右的地方。

  “你昨晚在钉子坟都见到了什么?你是怎么平安离开的?”见了面,杨左曦也不矫情,开门见山的问起了我来。

  “就看到了一个害人的恶鬼,然后被我轻松除去了,就这么简单。”我拽拽的说道,还自认为很帅的拨动了一下我的发梢。

  “真的吗?你真在那里看到了鬼?然后除去了鬼?你真的是可以除鬼的道士?”杨左曦眼神之中带着少许的兴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