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扑到书册的旁边,准备翻开写有虞墨的那一页,准备召唤出虞墨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远处喊话的声音。

  “那个捉鬼道士小哥,你在哪里?吃饭了!”

  “小哥你能听到吗?吃饭了!”

  这声音我一听就听出来了是谁,错不了,他是二愣子。而且我听得出来,这个声音离着我不远,也就十几米开外。

  为了不让二愣子看到我这身体的肤色,我赶紧纵身一跃再次跳进了河里,隐藏好自己的身子,只露出了我的脑袋向着河岸张望着。

  果然,不出半分钟,二愣子出现了。来到了河岸,二愣子见我在河里头洗着澡,便对我喊道:“喂!小哥,该吃饭了!”

  我冲着二愣子赶忙回道:“兄弟,你先吃,我在林子里待久了,身子脏得很,得再洗一会儿,洗完了我自己就去了!”

  见我这样回答,二愣子也没多想,便冲着我说道:“那你快一点,晚了饭菜就凉了。”而后就离开了。

  等确认了二愣子确实是离开了,我这才敢爬到岸边,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坐在了岸边的草丛上。

  不过我知道,自己不能待的太久了,因为人家都喊自己吃饭了,要是待的时间过久,那就有点不合适了。于是我便没有了召唤虞墨的想法,准备先洗好我这身血垢的衣服,再准备去二愣子家吃饭。

  拿着我的这身衣服,我搓了好一会儿,总算把衣服搓干净了。然后我便用力将衣服给拧干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拧衣服的时候,我发现我有着使不完的力气,把衣服拧的是再也拧不出水来,我这才停罢。我有一种感觉,如果我再微使一下力气,这衣服非得让我拧断了不可......

  把衣服拧干了,我便穿了起来。虽然衣服被我拧不出了水来,但是衣服还是显得很潮湿。也不知道我的哪根神经搭错了,在我穿上了这身衣服的时候,我居然生出了一种很舒服的感觉。穿着这一身潮湿的衣服,我居然会感觉到很舒服,我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可是就在我想着这是为什么的时候,二愣子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喂?小哥?快回来吃饭啊!怎么洗的那么久?”

  我听到了后,赶紧站起了身来,冲着这道声音回应道:“别急,这就来了!我这不是先把这身上的衣服洗干净嘛!来了来了!”

  当我回应完二愣子的话,我便赶紧将岸上放着的那本书册又重新贴身放好,这才向着二愣子的家走去。

  在往回走的路上,我却一直在想着一个问题,我的肤色变成了这样是不是跟书册有关系?甚至包括我的体温没了,也和书册有关?

  那以后,我是不是还会变的更遭呢?

  前路茫茫,未来,我什么都预料不到......

  来到了二愣子的家,我收起了我那阴沉不悦的脸色,故意装出了一副极为开心的样子,在二愣子的热情的招呼下,坐在了饭桌前。

  二愣子看样子好像就他一个人过,家里就他自己一个人,房屋里比较节俭。

  桌子上摆着的都是标准的山里人家的饭菜,有我不知道叫什么的野菜,有一盘河里捞来的鱼,再就是两碗玉米粥。

  “我们村里人没啥好款待客人的,都是一些粗粮食,你将就着吃!”二愣子对我憨厚的说道。

  我冲着他笑说道:“兄弟言重了,能吃到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已经算是了不得了!”

  上了桌子,我也不客套,夹起菜来,便大口大口的吃起了饭。我是真饿极了,这吃着玉米粥就着山野菜,吃的那叫个香啊!

  不过那盘鱼我可是一筷子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