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大一会儿,从海天大厦的正门走出来了一个长得十分帅气,看上去颇具气势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大概四十五六岁的样子,手里拿着一个公文包,一看就是那种特别有成就的人。

  见我在楼下的阶梯上无聊的坐着,这个中年人来到我的面前,他先是皱了一下眉头,跟着很得体的对我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你就是那个游方的道士吗?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宏波。”

  一听这人自称李宏波,我赶忙跟他打起了招呼。

  我这人是个急性子,在了解了一些情况之后,我就急着要去那个地方瞧瞧。其实我心里也是有自己的算盘的,万一真在那里撞见了什么鬼物,收了不仅能解决了他的麻烦,还能让我的书册里多一员鬼将......

  “那我现在就带你去?不过你要做好准备,这一趟路途可不近哦!”

  “啊?有多远?”我瞪着眼睛看着他。

  “在一个名叫寒岭村的地方,距离咱们J市要几百公里远,,开车要近四个小时呢!”

  “寒岭村?这么远?”我有些吃惊。

  “是的,我就在那里开了一家养老院,很多的孤寡老人都被我安置在那里,让他们颐养天年,也算是我的善举吧。”李宏波对着我笑说道。

  看了看李宏波,于是我对着李宏波说道:“那行,那咱们是现在去还是什么时候去?”

  “现在吧!我也很着急那边邪门的事情!要是小哥真能帮到我,多少酬劳都不是问题。”

  “酬劳什么的就免了,这是我的分内之事,你跟我说说细情吧!”

  “那咱们先上车,上了车我再慢慢告诉你!”跟着,李宏波前面带路,邀请我上了一辆大吉普车。看起来,似乎他对解决这个邪门的事儿,真的很捉急。

  他邀请我坐的这车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反正就是大,那轮胎都高大的离谱,看着像个装甲车,估计这车肯定是不会便宜的。李宏波对我解释说,寒岭村路难行,所以他买了这样的车子,跑山路也舒服一些。

  上了车子,李宏波便驾驶着车子问起我道:“兄弟怎么称呼,师从何门啊?”

  “哦!顾易!我师父是龙虎山的掌教。”我直截了当的回道。

  “顾易,这名字有点意思!读起来挺特殊的!你原来师出龙虎山啊?龙虎山我听过,好像很有名气。”

  “李大哥说笑了,话说李大哥为什么这么相信我?对我的身份不了解清楚了,就带我走?”

  “我看人一向很准,小兄弟虽然年轻,但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一定有一番手段。再说了,那种邪门的事儿我也等不及,直接让你就这么跟我来,也算是我的一种病急乱投医的无奈之举吧!”说完这话,李洪波还哀叹了一声。

  “哦,原来是这样啊!对了,你刚才告诉我说,这个寒岭村最近出了邪门的事儿,到底出了什么样的事儿了?”

  见我又问起这个话题,李宏波脸色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叹了口气,他对我回道:“我听我那个私人养老院的院长说,秦岭村最近总是出现奇怪的事情,总有人不知不觉就没有了踪影,而且到头来怎么没的都没人知道。”

  “啊?有这种事儿?”我有些惊讶的看着李宏波。

  “何止啊!我还听说,寒岭村的半山腰处,以前都是村里的坟场,村里人信奉死人入土为安,不火化,所以一直以来,那里都是埋葬死人的地方。可是最近这段时间,屡屡发生尸体被盗事件,只要是死人的人家,死人前脚刚刚埋下,这当晚就会被人掘了坟墓,第二天再就看不见尸体了!”

  “是吗?”听到这儿,我觉得这个村

支付宝搜索“6353952”每天可领5-99元红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