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重我?这跟我有个毛关系?还有,怎么就因为她看重我,你就有自信那个巫婆婆不敢把你怎么往死里弄?我怎么听不明白啊?”说实话,韩飞燕的话是真的让我不能理解。紫幽阁

  见我听不明白,韩飞燕笑着对我道:“你不明白也正常,因为你毕竟不知道这里面的细节。你知道吗?我们村里的这些女人在饲养这些坛奴的时候,是有诸般禁忌的。”

  “禁忌?还有禁忌?都是一些什么禁忌?”我又问道。

  “其他的我不说,说了也没什么营养,估计你也没耐心听我絮叨,我只给你说一个你就懂了。跟我们走婚的男人,在吸了我们的血最终被我们闷死后,在接下来的半年饲养过程中,则是必须要亲自用我们新鲜的血液,每天滴两滴饲养他,在滴血的时候,一定要心诚,保持全身心的放松,不可以受到外界任何因素的干预,将坛子里的他当成宝贝一样供养着,切不可不敬。更重要的是,外人的血是不好用的,万一用了外人的血,那这具被饲养的坛奴就不纯了,至于不纯会怎么样,那估计只有巫婆婆她自己知道了。”

  “啊?还有这种说道?这么说来,巫婆婆现在认为我已经成了坛奴,之前还口口声声说特别的看重我。而你在饲养我,所以她害怕你如果怎样了,就不能再诚心饲养我,我这具坛奴就将无法得到你新鲜的血液以及诚心的饲养,所以她就不敢对你怎么样,是这个道理吗?”

  见我这么说,韩飞燕点了点头道:“你小子不笨,一点就透!”

  “可是...也不对啊!之前我还吸了你女儿的血呢!现在我又吸了你的血,也就是说,我吸了你们两个人的血,等同于种了你们两个人的血咒。那只用你的血饲养所谓我的这个坛奴,没问题吗?”

  见我这么问,韩飞燕皱了下眉头道:“你也算是咱们这儿的一个特例了,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人继承了两个女人血咒的这种事儿。不过既然这都是巫婆婆刻意安排的,而且她都没说什么,那就证明只要是由我来用血液精心饲养,那就证明是可行的了。”

  听韩飞燕这么解释了一通,我也算是清楚了个七七八八的了。同时我在心里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这女人看似无法跟高高在上掌控整个村子的巫婆婆抗衡,但实际上,她每一步的计划,都把巫婆婆吃的死死的,使得巫婆婆好像对她没有任何察觉,拿她没有办法似的。也许是她心思缜密太过聪明了吧......

  等韩飞燕跟我说完这些之后,韩飞燕已经穿好了衣服,这会儿已经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还别说,头发湿漉漉的的韩飞燕,看着别有一番的风情。

  “说吧,你跟踪巫婆婆有没有什么发现?那些坛奴到底被巫婆婆带到了哪里去了?她要用坛奴搞什么鬼?”

  听韩飞燕一连对我提出了三个问题,我气急败坏的对她道:“哎!别提了,失败了!都特么怨那个苏萍,中间横插一杠子,把我跟踪的事儿给搅合了!不过这一次我也不是没收获,相反,我还有了意想不到的发现。”

  跟着,我就对韩飞燕说明了整个过程......

  当韩飞燕听完了之后,我看到韩飞燕整个人都陷入了深思之中。

  过了足足半分钟,韩飞燕才对我轻声道:“看来我必须要对这个苏萍多加研究了,现在照这么看来,这个女人绝对是不简单的。哦,忘了跟你说了,苏萍虽然看起来跟婷婷他们年纪相差无几,但是她可不是土生土长的村子里的女孩,她是多年前,在巫婆婆一次外出之后带进村子里来的。”

  “哦?是吗?”我惊诧道。

  “没错,其实巫婆婆往村子里带女孩,这种事情我见多了,虽然近几年村里的女孩多了,她也收敛了很多。但是只要她往

PS.在此推荐一个公众号bamiaowenxue(八秒文学)快关注起来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