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么个情况,我心里是一阵担心。我担心鹦鹉又要搞什么鬼,我怕于云长和森罗兄弟们吃苦头。说实在的,跟他们相处这么长的日子里,我俨然已经把他们当成了我的生死大哥,我不想我的哥哥们出现任何的问题,那样我会很难受的!

  就在我担心的时候,我身边的秋灵突然对我说话道:“顾易,你傻啊!既然你紧张他们,那赶紧把他们召回到书册里不就完了吗!只要他们回到了书册里,那鹦鹉的铁笼就是个摆设!”

  “对啊!我这脑袋怎么就突然失灵了呢?!”

  被秋灵这么一提醒,我是直拍脑门!话说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记了,我是可以把他们召回到书册里的,那我为什么不呢!

  于是下一秒,我就意念之下,准备把他们都从铁笼子召回到书册里。

  可是让我心急的是,在我意念发出去之后......

  铁笼里的于云长和森罗兄弟他们居然...居然完全没有要回到书册里的情况!他们还是死气沉沉的躺在铁笼里,依旧是一动不动!

  “尼玛!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就不好用了?怎么就突然没办法把他们召回到书册里了呢?啊!!!这到底是怎么搞的!!!”我有些急了,跟着便大声咆哮了起来。

  见我急的都开始大声咆哮了,在帝王座椅前操控着秦始皇的鹦鹉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小子,是在想把他们都召唤到书册里吧?那我告诉你,你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在这方面,你是门儿都没有的!之前跟你说过,这个秦始皇帝陵有着天然的禁忌屏障,但是你或许还不清楚吧?凡是进来的人,都无法和外面的一切进行沟通的,哪怕是和你有心灵感应的书册也不行,所以你就别妄想了!要是你能在这里通过书册把他们都召唤到书册里,我还煞费苦心的把你们带到这里面来做什么?我还在前两道关卡带走森罗八兄弟的其中两位兄弟有什么用?反正他们消失了,你再通过你们主奴之间的特殊关系用书册把他们召唤进去,然后再从书册里把他们召唤到你的身边,让书册作为一个周转站,如此一来的话,那我不是所有的努力都徒劳了吗?”

  听到鹦鹉这么说,这给我恨的是牙根儿都痒痒!不过跟着,鹦鹉又跟我说话了。

  “小子!在这里你就妥协了吧,不是我看不起你,完全是因为这里的构造问题!因为构造的问题,只能使用太阿剑的剑身或者是剑柄才能开启进入帝陵的机关,除此之外,任何人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是无法进来的。就算是你们那个强大的鬼先生也是做不到。哦!我之前用轮回尺也试过,用轮回尺,我甚至都进不到这里面来,所以说,这里是我的地盘,只要太阿剑在我的手里,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你就认命吧!”

  听鹦鹉提到了太阿剑,我就向着它所操控的秦始皇的手上瞧了一眼。我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那把剑好像就是完整的太阿剑。

  看到这把剑,我就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然后我就对着鹦鹉问道:“我说贱鸟,亏你也能想到用太阿剑钓我们,只是我很好奇,你怎么就敢肯定我们会去翻弄那些妖修者的尸体,然后就那么肯定我们会识得这太阿剑,让它从众多妖器中脱颖而出呢?”

  听我这么说鹦鹉笑的更放肆了。

  “哈哈哈!我说顾易,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吧,你倒现在都被蒙到鼓里吧?其实你的身边,还有一个被我安插的钉子,一个你绝对想象不到的钉子,这个钉子,他就是森罗八兄弟的老二,夏恒!”

  “嗯?你说什么?!”

  听到鹦鹉这么说,我是大惊失色。

  就在鹦鹉话音刚落之后,从那帝王座椅的后面,慢慢走来了森罗八兄弟的老二夏恒。此刻,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