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黄昏,天空染上了红霞,煞是好看。在外游玩的人纷纷拿出手机,以此为背景拍起了照片。有的人,则是看着那如血的残阳,想起上午被发现的那具尸体,莫名感伤。

    在接到报案的12小时内,案子告破。出租车司机江胜利死于机械性窒息,是在车内被人勒死的。经过尸检和痕检,警方确定了排查方向,两个小时内就发现了嫌疑人的踪迹。

    通过嫌疑人衣服上残留的血迹,确定此人就是杀害江胜利的凶手。但可悲的事,杀人者是精神病患者。由于精神病院院方的疏忽,此人从医院跑了出来,然后酿下了罪果。

    听到这个消息,对本就伤心欲绝的江胜利的妻子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然而,事实如此,无可奈何。院方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对他们的疏忽表示深切的歉意,同时院方拿出10万元来补偿给死者家属。然而,人死终是不能复生。

    廖琪接到赵忠电话时,已经是在一个小时以后了。天色渐暗,灯光未起,这种状态犹如廖琪此时的心境。

    赵忠说:“面对市局领导褒奖的时候,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接受。什么破案神速啊,发扬警威啊,到头来什么都没有。”

    “能做的都做了,这不是我们能改变的事。”廖琪安慰赵忠。

    赵忠的情绪很低,他说:“算了,感觉我有点自闭了。局里几个朋友说去庆祝一下,我当时差点骂出来,他妈的死了人了,有什么好庆祝的?就因为我他妈的抓了个精神病出来么!”

    廖琪叹了口气:“赵队,你太累了,回家好好休息。”

    之后挂了电话,廖琪的心情也有些低落。渐渐的属于太阳的光亮完全消失在地平线,属于城市的光亮却早已亮起。闪烁着灯光,再次将这座城市包裹,在这些斑斓的光芒下,发生着各色各样的故事。

    廖琪没吃晚饭,回房间前对韩飞三人说,“明天你们好好配合,一定成功。”

    看出廖琪兴致不高,没人开玩笑,纷纷表示一定完美完成任务。廖琪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房顶,一点睡意都没有。他自己都有些奇怪,明明意料到凶手精神并不正常,但真正到真相大白时,又有种异样的感觉。

    他想到了江胜利,也想到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他想那次在车上,他们两个人讨论着,所谓世界。听江胜利说他的工作、生活、妻子。

    更想到了几次坐他车的经历。廖琪想,他对江胜利说过:心存怜悯吧,这样,即便以后,无论什么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不至于太难堪,你觉得呢?

    他也想到,下车前江胜利对他说:你到了,廖小哥……其实,我没我说的那么坏。

    廖琪知道,他没有那么坏。

    那么江胜利是否一直心存怜悯呢?在脖颈被勒住,生命逐渐消逝的时候,他想到的是什么?他是否觉得难堪,还是懊悔……

    有媒体报道了对杀人者的采访。他没有丝毫悔意,甚至摆出一副凶狠的样子,说:他该死,为什么嫌弃我脏?我是乘客啊,他怎么能嫌弃我脏呢。还要把我赶下车,活该……死了吧?呵呵呵。

    廖琪厌恶那张嘴脸,更同情江胜利。

    将胜利,却没有等到胜利的那一刻。生命于他来讲,失去的如此突然。那一刻,他在想什么呢……

    廖琪在这样复杂的思绪中渐渐睡着。突然闯入了一片空间,他就站在路边,旁边是一个衣着邋遢,又沾染着污渍的男人。他带着一副薄手套,很脏,而且有些破。手里攥着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一根钢丝,站在路边,呆呆的看着远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