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娘亲素来将女娲庙看的神圣无比,若是她亲自走进这女娲庙,定是比我还要庄重,还要优雅。ㄨ杂≦志≦虫ㄨ

    我小心翼翼地将玉罐置于案几,树了牌位,跪在黄色的蒲团之上:“女娲娘娘,允和知道女娲庙素来只收女娲后人遗骸。允和斗胆,求女娲娘娘看在娘亲昔日尽心竭力侍奉的份上,应允她的遗骸置于此处,保佑她的遗骸能在这里世世长安,日后允和定当结草相报,更加尽心竭力侍奉您老人家。”

    眼泪不争气地再次夺眶而出,我轻拭了一番,诚心诚意地扣了三回头:“允和谢谢女娲娘娘大恩,为表谢意,允和愿在此处跪上三天三夜,以示诚心。”

    “起来吧。”上神不知何时走来,搀起我的手臂。

    “所谓心诚则灵,允和既已应了女娲娘娘,便理应做到,否则绝不起身。”

    “王妃本应葬于此处,你也不必为此折磨自己。”

    “我只是想为娘亲祈福,并非折磨自己。”

    “好。”上神沉默了半晌:“我既劝不动你,便陪你一起跪着便是,如此,你便只需跪上一天半即可。”

    “我们不过是天命夫妻罢了,你不必为我做到如此地步。”

    “为你我心甘情愿,与天命无关。”

    我微微一怔,有些感动,复又想起宫女的话“这神妃小小年纪,不过就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少女,只要甜言蜜语哄着些,让凤门主进门不是迟早的事。”,便不再言语。

    日升月落,月起日消,数天不过眨眼之间。

    期间,有几次我强忍住了泪水,有几次又没有忍住。有时哭的累了我便睡,睡醒了眼泪也便醒了,有时泪虽已尽,但却毫无睡意,我便怔怔地望着娘亲的牌位发呆。

    思念在心中盘旋,让我渐渐地忘记了周遭。

    短暂清明之际,见上神依然端端地跪着,不觉哀叹一声:“你走吧,我同意你让凤婉清进门便是。”

    “你说什么?”许是许久未曾讲话,上神的声音竟有些沙哑。

    “我知道你喜欢凤婉清,只是不忍心她在你仙逝后伤心垂泪,这才狠心斩断情丝,另遵天命。但你可曾晓得,这情丝一旦系上,便是永恒,并不是一个人能斩的断的。凤婉清既然喜欢你,那便是一世都会喜欢你。若你现在与她好在一处,起码你仙逝后她也能有回忆的甜蜜,可若你现在因为担心她日后难过而拒绝她,待你日后仙逝她必是难过而又抱憾,如此一来,倒是在一起更为划算。”我耐着性子解释。

    “你与我说这些,可是因为想要把我推开,然后同姬天在一起?”

    “我说这话不过是觉得上神为了能同凤婉清在一处对我如此惺惺作态太不值当吧了,同姬天有什么关系?枉我好心想要全了上神的心愿,却没想到上神不识好歹也便罢了,还要编排我和姬天,毁我清誉。”我顿时气愤不已。

    “娘子,自始至终,我全心全意喜欢的不过一个你罢了。”上神拉住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前:“不信,你自己感受一下,它可曾有过其他女子半分的位置。”

    “娘子,你为我吃醋,我很开心,只是我从未喜欢过凤婉清,更不想你因她而困扰。”

    我云淡风轻地收回手:“还记得当日我问你可曾还记得我闯入你梦境中那个扬言要嫁盖世英雄的女孩,上神说记得,我问上神可是很喜欢那个女孩,上神点头,我问那个女孩可是凤婉清,上神也是承认了的,如今却又说从未喜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