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亲卫们根本就阻止不了他,李显岳踏着整齐的步伐,握着凛锋枪,跨着白霜刀,开始往前走去。

    他蓦地停下脚步,打了一个呼哨。

    黑夜里,一匹浑身都是黑色的马像是闪电一样窜了过来。

    那匹马真的特别黑,马眼睛是黑的,马尾巴也是黑的,全身都是黑的,浑然无迹。

    而且,这还是一匹母马。

    以前在长安的时候,因为这匹马,李显岳经常被那些皇子们嘲笑,甚至就连那些世家公子们都嘲笑他,管阔虽然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好嘲笑的,不过管阔知道这件事情,这件事情的名字就叫做“李显岳的马”。

    李显岳的马黑不溜秋,而且是一匹母马,就这一点,被长安的权贵子弟们笑了好多年。

    李显岳人长得丑,就罢了,马也难看,这就是别人嘲笑他的理由。

    这个其实就奇了怪了,李显岳长得丑又怎么了,难不成你们还可以怪他爹娘生得不好?

    当然没人敢这么说,因为这是会诛九族的。

    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们就死命地黑李显岳的马,反正他的马已经够黑了。

    李显岳不是无所谓,而是根本就没把那些整日无所事事之徒放在心上,虽然他们嘲笑他,但是在他的心里面,那些人反而是让他鄙夷的对象。

    最后证明他的鄙夷是对的,他和他的马来到北疆了,战功赫赫了,功成名就了,成为北唐人的骄傲了、丘战神的骄傲了,那些嘲笑他的人却还是那个老样子,一无所成。

    如今的战场上,没有任何人会嘲笑李显岳和他的马,因为不仅仅李显岳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那匹马也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那匹马,万里挑一,迅如闪电,如同一股黑旋风。

    李显岳骑着它,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它和李显岳一样,战功赫赫,获得了所有人的尊敬。

    当看到那匹马来了,那些亲卫们都知道,已经无法阻止李显岳了,于是他们纷纷前去放出自己的战马,准备和李显岳一起和突兀人来一个了断。

    高处,中军帐前,一杆最大最威严的北唐旗帜挺立而起,迎着大风猎猎作响。

    与此同时,命令传达到了北唐军的各处——晋王殿下亲自披甲上阵,将会带头冲锋,所有部队合为一处,跟着他,和突兀人决一死战!

    看到那杆北唐旗帜迎着大风飘扬,如山如海一般的呐喊在四野里回荡,就像是天雷滚滚,就像是波涛汹涌。

    风,更大了起来。

    天,马上就要亮了。

    黎明前的大决战,即将爆发。

    大风起兮云飞扬。

    李显岳将北唐旗帜绑在了自己的马上,跃马,挺枪,带着锋芒毕露的亲卫们,在战场之上开始驰骋。

    他们的速度很快,转瞬间便已经来到了两军相接之处。

    看到那杆北唐旗帜,看到那把长枪,最前方的突兀人感觉如在梦中,并且先前还昂扬的战意,就像是冰雪遇到了骄阳,转瞬间便融化了。

    李显岳纵横北疆这么多年,威名赫赫,他的名字可以让许多突兀人胆寒,如今突兀人有阿史那沁撑腰,可是当看到李显岳就这样挺着枪,带着亲卫和数万北唐军,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一种叫做恐惧的情绪在迅速蔓延。

    “噗——”

    李显岳骑着马的影像一闪而过,一名突兀人的眉心,一朵血花绽放,躯体轰然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