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阔闭了闭眼眸。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丘镜山的琴音、金忧作刀刃在阳光下闪烁着的金光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闪现。

    天地之间仿佛还残存着那两种截然不同但是纷纷可以毁天灭地的“气”。

    他和那两个人都亲近过,于是在这两位终极一战而后消亡之后,便捕捉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他学着金忧作的样子,顺势拔刀。

    他又学着丘镜山的样子,蓦地睁开眸子,而后挥刀。

    白色的刀影已经到达了他的面前,香风拂面而来,让他的发瞬间狂舞起来。

    他几乎可以清晰地看见少女绝美的容颜上,那种微冷又略带兴奋的神情。

    秦杀挥舞出去的速度非常快,并且威力绝伦。

    自从和薛昭一战之后,实力恢复,这是他第一次这样认真又动用全力地出刀。

    气息将空气都蒸腾起来,刀影周围的景象开始扭曲。

    厉啸声仿佛迈动着死亡的步伐。

    躲避是不存在的,少女在始一开始就决定了直接动用蛮力在短时间内就叫管阔屈服,而先前的诡异身法,或许只能够称之为作秀。

    她的刀一直都在出着,所以无所谓接近管阔而出刀。

    只是她很惊讶于管阔的出刀速度以及果断。

    而这一切,也在一瞬间便落在了周围人的眼里,在这其中,尽管不少人都对武技一窍不通,更多的是南吴铁马军,虽然每日训练生死搏杀,却也对那种类别的战斗知之甚少。

    关家六爷对管阔的眼神变化最快,少女的父亲紧随其后。

    看一个人的强不强大,对于某些强者而言,只需要看一眼出刀便可以。

    “这把刀……”

    金家的那名中年男子蹙起了眉头,轻轻地呢喃了一声。

    除了管阔的出刀速度,其实就在管阔手中秦杀出鞘的一瞬间,他便隐约感受到了那把刀上面附带着的杀气,来自于佩刀本身的杀气。似乎是凝聚了几百年、无数人的鲜血。

    这把刀的历史很悠久,应该也是一把名刀,同时换过许许多多的主人、杀死过数也数不清的生命,这就是他对这把刀的评价。

    他终于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但是这一切都在所有人的大意之下发生了。

    少女手中的吴钩刀和管阔手中的唐刀相撞在了一起。

    有的时候,武器的区别对成败并不是决定性的,就像是现在一般。

    吴钩刀与唐刀本来无所谓强弱,但是在两个不同的人手里,便注定了胜败总有。

    管阔在挥刀的同时,全身的气息疯狂的通过手臂朝着秦杀刀身之上灌注,就在两个人的刀相撞的一刹那,猛然爆发出。

    在此时此刻,他感受到了少女体内澎湃的生机还有气息,他也承认,比起长安的某些不中用的纨绔,少女要有用太多太多。

    可是既然碰到了他管阔,很可惜就不够用了。

    他的气息更加精纯也极具破坏力,量与质的差距是巨大的。

    有些人知道他已经强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比如很早以前的李显岳,有些人却并不知道,包括他自己。

    薛昭号称北唐年轻一代第一人,那绝对不可能只是说着玩的,那代表了一种实力的高度。

    但是他却战胜了薛昭。

    所以,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实力比他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