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狗,你还要走多久?老子还要吃饭,你歇不歇啊?”

    “我不饿,前面有条河,我在哪里等着。@杂灬志灬虫@”黄君闲看他一眼,淡然的离开。

    “妈的,要不是看你是老子媳妇儿的份上,老子他妈直接砍了你。……啧,看什么看,都闲一边去!小二,四份干粮,带走,快点!”赵二一口吐出野草,喝了口酒,拿起干粮就撒丫子追媳妇儿去了。

    跑了三里路,看见河里那人衣衫半湿,孤零零的立在水中,回头看他时,眼眶微红,他心里空了一阵,大脑还没意识到什么,眉头却已经皱起来:“你小子抽风呢,上岸上岸!要不是看你是老子媳妇儿,老子早扒你衣服了,在哪儿装什么媚婆娘,赶紧过来!”

    那人仿佛没听懂,直直的看着水影,他奔过去一看,确认没让人扒衣服,身上也没青没紫没让人怎么着。也不明白这媳妇儿是哭啥,他索性一把扛起他找了间破庙放好,把吃的一放,就奔出门了。

    黄君闲在草堆上看着赵二的背影叹了口气。

    隔了一柱香的功夫,他看见一个人影直奔而来,手里稳稳的端着一碗姜汤,往他手里一塞,嚷着:“快喝了,老子还要去还碗,别傻啦吧唧的杵着不动。”

    “你不是走了吗?”黄君闲看着手里的姜汤,忽然想到了什么。

    他叼着野草,狠狠瞪了黄君闲一眼:“你他奶奶的,你哪会儿不盼着老子走你要死啊!老子要是不在,不知道你要勾引谁呢!喝汤,费什么话……”

    黄君闲看着他喋喋不休,喝着姜汤说:“我刚才看见上任武状元了,打了个招呼。”

    喋喋不休的人不念了,他停了下来,一声不吭的找了堆干木头生火,又脱下外衣扔给黄君闲,黄君闲也不客气,一边换掉湿衣服一边说:“他怕他夫人知道我和他的事,只说我曾偷了他的东西,伸手把我推下河……”

    “你死人啊!老子的媳妇儿还被人欺负,你不会还手啊!”他使劲戳着火堆,黄君闲叹口气道:“刚才不是不说话吗,这会儿又叫唤什么。”

    赵二憋住气,一咬牙,端起碗就往外跑,到了门口又停下来:“老子本来以为,你是自己分心才掉下河的,你要是早点说,老子当时就冲去给你报仇了……”

    待他走了,黄君闲才躺下来,从前心里总念着旧情,没正眼看过这个满口粗话,凶徒似的男人,其实这个男人挺可爱的,一直不离不弃,虽然少了文人雅士的美好,但的确真实了不少。黄伯在时曾说过,找个只会哭哭啼啼绣花帕的千金,不如娶个卖肉的,至少能有个日子过。虽然这是个男人,道理却也差不多,黄君闲翻了个身,看着火堆想了很多。

    等赵二回来时,黄君闲已经睡着了,他放低声音道:“啧,要不看你是老子媳妇儿,老子才不放过你呢,居然背着老子见人,还好你一直给老子戴绿帽子,否则今天非得气死……唉,你什么时候才叫声相公啊……”

    他叹了口气,捣鼓捣鼓火堆,把湿衣服翻了一面烤,靠在黄君闲的草堆旁睡了。

    翌日,黄君闲淡淡的叫了他一声,上路时想,来日方长,自己心中想通的事,等回了盈城再同他说吧。

    赵二耳边嗡嗡作响,好像很久之前,还在盈城的时候,自己问过一个问题。

    那个问题是什么来着?

    哦,对,当时喝醉了。

    ——老子这辈子没喜欢过一个女人,结果第一个看上眼的,他娘的居然是个男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