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事,你也一块听听。”何小西手心下压,示意他不用避开,坐下来一起听。

    “金龄哥来信说,他打听清楚了,调到他们单位的这个沈龙就是肖凌瑜的小舅子。”陆金鹏说着,从衣兜里拿出一封信递给何小西。

    “不过沈龙经常不去上班,就算去上班也是点个卯就走,单位里的人跟他都不很熟。”

    何小西:吃空饷啊!特权阶级的待遇。这个不很熟应该都是说的含蓄的了。

    “让金龄哥尽力就好,能查到多少就查多少,注意自身安全。”何小西嘱咐道。

    前两年荒年,村里一些身在外地的人生活困难的,都受到村里的照顾,有把孩子送回老家的,有受到接济的。

    陆金龄家的孩子就送回来过了两年多才回去。

    他们这些人在异乡的,前世都是陆艳明化缘的对象,为了家乡也出过力,他们把孩子送回来寻条活路,何小西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多管。

    当日结下的善缘,今日有了回报。沈龙看到靳慧芬调进的单位好,磨着他姐夫也给他换了新单位,换的新单位正好就是陆金龄所在的单位。

    近水楼台,由陆金龄监视沈龙方便多了。

    何小西要摸清沈龙的生活规律,等合适的机会一击毙命。

    听到他们的对话,陆艳明脸色变幻,心里咚咚打鼓。

    陆友湖把他大哥一家放在黑市生意里准备做背锅的,有了投名状;陆金鹏做假账,也是心腹。

    何小西让陆艳明听他们的对话,就是看看陆艳明有什么表示。

    他们现在就是一条船上的人,虽说做的不是刀口舔血的买卖,但是一旦有人有了异心,船翻了大家还是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资本本来就是染血的,这个时代积累的第一桶金,都是刑法十年以上的案例。

    要下水大家一起下水,谁也别想站干岸。大家身上都湿了,才能报团取暖,才能干长久。

    即便是何小西的前世,她也不敢说她挣来的钱都是干净的。

    陆金龄先走了,陆艳明坐在凳子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何小西让人盯着沈龙能干什么?陆艳明想想就心惊肉跳。

    何小西不着急,得让陆艳明自己想通,想通了就留下,想不通就出局。

    他们今后干的买卖危险性会越来越大,没有投名状,何小西放心其他人也不会放心。

    屋里静悄悄的,陆艳明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不好了。”陆友江跑进院子里。

    陆友江突然出声,把陆艳明吓得差点坐到地上去。

    “小西,报社来的那个记者,跑田里拍了咱们的‘萝卜’。”

    “什么?”陆艳明急道:“你们怎么看着人的?”田里种的可不是真萝卜。

    被爆出来他们一季的辛苦就白费了,说不得还得受处分。

    何小西作为竖立的妇女典型,经常有记者到村里采访。如今看来,舆论果然是把双刃剑。

    “他非要去地里看看,我们要硬是拦着不让看,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没事他也得怀疑了。”

    但是要是拍了照片再刊登到报纸上,谁能保证不会有懂行的认出来?

    “你先回去盯着。”何小西对陆友江说。

    “怎么办?”陆艳明问何小西。

    估计这一系列的刺激给刺激得太狠了,盯着何小西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