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回去的时候, 阮绵绵一直在想那张照片背后的字的含义,一九四一是时间, 那么京城就应该是地点了, 也就是说在四一年京城拍的这张照片。

    不过, 她把照片又拿出来看了看,这张照片太久了,尽管被主人精心的保管,但是这么久的时间,照片上的人影已经有些模糊。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张照片是三十几年前。

    那么也就意味着, 照片上的这个女人现在早已经垂垂老矣, 除非遇见当年的人, 否则一般人都认不出照片上的人来。

    “在想什么?”白起琛撑着胳膊坐了起来, 他目光凝视着一旁呆呆的阮绵绵,带着他自己都难以察觉的欢喜来。

    “在想, 照片上的人和我妈到底是什么关系?她又在哪里?”

    白起琛扫了一眼照片, 他蹙了蹙眉毛, “这个不好查!”一是时间太久, 二是京城太大, 三是照片上的人早已经不是年轻时候的模样,如今几十年过去了, 早已经物是人非。

    阮绵绵咬着唇点了点头,“我晓得,顺其自然吧!”能找到就算缘分, 不能的话,那就只能说是命。

    “你妈那边是什么看法?”

    “我妈当然是想找到啊!”

    如果没看到照片之前,方秀兰还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但是自从拿到了这张照片,她的态度就不一样了,可能是血浓于水的关系,让她对待照片上的那人有着特殊的好感。

    “那就找吧,只是时间却是不能确定的!”白起琛若有所思,“那方家的人你打算怎么办?”

    昨天去方家,她为了换取消息,答应了方家两个条件,回来以后,白起琛也是知道的。

    和方秀兰的反对不一样,他倒是觉得挺划算,毕竟这两个无足轻重的条件,能换取一个沉寂多年的秘密,怎么看都是值得的。

    提到方家,阮绵绵就笑的狡黠,“方依依今天早上放出来的,但是也关了三天,听说她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回方家,而是去找余奉,你猜猜结果是什么?”

    白起琛是一个很好的听众,他脸上带着适当的好奇,“是什么?”

    “被余奉妈给打出去了,还是拿着扫把呼出去的!”阮绵绵笑的一脸幸灾乐祸,“而且余奉全程在旁边看着,不敢出声!”

    要知道余奉妈原本理想中的儿媳妇可是程英或者陈雪的,毕竟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知根知底。

    在一个,不管是程英的家里,还是陈雪的家里,按照目前的发展形势,将来都会更上一层楼的,对于自家儿子来说,这可是很有利的。

    在看看自家这么优秀的儿子,挑了一个什么样的对象回来??心黑人丑还坐过牢,至于家世,那真真是一家子的吸血鬼。

    这要是黏上来了,他们家余奉都要被连累了去。

    所以,余奉妈不仅没有让方依依进门,还把她给狠狠的羞辱了一番,“我家儿子优秀的很,在学校里面追求者众多,但是我今天话放出来了,我儿子上学期间,是不允许处对象的,若是让我知道,我儿子在学校处对象了,甭管那女方家里是什么,我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顿了顿,她轻蔑的看了一眼浑身脏乱的方依依,“我儿子脾气好,心好,爱助人为乐,但是别什么阿猫阿狗都往我儿子面前凑,免得污了眼睛!”

    方依依在有心机,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刚受了牢狱之灾,正需要她喜欢的人来安慰下她。

    结果,喜欢的人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