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纠结的心情,在谭佳佳敲开自己的家门后,便轰然崩塌了。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谭佳佳瞪圆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

    而纳介子早就如同一条圆润的泥鳅一样,钻进了屋子里,拒绝做一颗闪亮的电灯泡。

    眼前的人跟两年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他穿着黑色的夹克大衣,里面套着灰色的羊毛开衫,一手插在裤兜里,头发也一如既往地梳得一丝不苟。

    整个人光是这样静静站在那里,就有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场在。

    只是眼底有点点的倦意,不过那神色一闪而过,迅速化成了万千情意。

    “我说过了,我不会再让你孑然一身,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的。”

    熟悉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语气仍然是那么温柔。

    谭佳佳感觉鼻子一酸,下一秒,身体已经先大脑一步做出了反应——她整个人扑进了曾齐的怀里,伤心的哭了起来。

    ……

    浩南集团。

    “噔噔噔……”

    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黑色大衣的女记者停在了总裁办公室门口,还没来得及敲门,房门就在她的面前打开了。

    一身蓝色西装的沈杰拿着文件夹正站在门边,看样子,是要出门的样子。

    看到来人沈杰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挂上了公事化的笑容:“任小姐,您好。”

    女记者正是任珊,她看了沈杰一眼,又将视线投到了办公室内,见里面空无一人,这才重新看向沈杰问道:“我来找曾总。”

    “真是不好意思,曾齐现在不在公司。”沈杰应道。

    任珊连忙追问道:“他去哪里了。”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您是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大事。”

    任珊抿抿嘴,不再说话,转身就走。

    沈杰也出了门,也跟在任珊的背后,只是他才刚刚关上门,听到背后的格子间传来惊呼声,回过头就看到任珊的身子摇摇晃晃,顺着墙壁坐了下去。

    他连忙上前一步,想要把对方扶起来:“任小姐,您怎么了。”

    而任珊那张涂满脂粉的脸上写满了惊恐与痛苦,她一只手撑在地上,一只手按住心口,口中喃喃自语:“怎……怎么会这样,不应该啊。”

    而一边的沈杰根本没理解她说的话,一边说着,一边手上使力把对方带了起来:“任小姐,你在说什么,我扶你起来。”

    任珊如同一只木偶般顺着沈杰说力道站了起来,突然她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直接甩开了沈杰的手,嘶喊道:“是她!!是她回来了对不对!!一定是她!!”

    她的杏眼因为惊恐而睁得巨大,眼白上都染了血丝,现在的她之前的职业精英气质荡然无存,如同一个十足的疯婆子。沈杰一时间也被吓住了,等到他回过神来,对方已经疯疯癫癫的捂着胸口跑了出去。

    “疯子。”

    沈杰嘀咕一句,随即捡起落在地上的文件夹,往自己的工位上走去。

    ……

    等到谭佳佳平复好自己的心情,这才发现若不算曾齐,加上后来的她与纳介子,道门中的人也只有平智真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