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中午,郭宋再次来到了平康坊,虽然昨晚平康坊发生了血案,但平康坊的百姓和商家显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喧嚣热闹,歌舞升平。

    郭宋还特地去了孙氏酒楼,周围的血迹都被冲洗干净,连冲洗的水都蒸发干了,只略略有一点水渍,孙氏酒楼照常营业,东家不在,掌柜支撑着酒楼,生意依旧兴隆,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郭宋转道又去了天籁乐坊,天籁乐坊是长安最著名的音乐表演机构,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不仅王公贵族会请他们去府中表演,就连皇宫,天籁乐坊也是常客。

    对于请不起乐姬的普通百姓,也可以来乐坊听曲,花上百文钱,坐在院子里听有名的琵琶女弹奏一个下午,也是一件赏心悦耳之事。

    郭宋从大门走进天籁乐坊,只见里面熙熙攘攘,人潮如流,院子中间的一座高台上,几名身穿长裙的女子正在悠扬地弹着琵琶,周围一圈坐满了长安百姓。

    郭宋对音乐无感,但他该去哪里找公孙大娘?

    这时,他忽然感觉后背被人敲了两下,一回头,身后站着一名头梳云鬓,身穿浅绿色半袖罗裙的乐姬,她怀中抱着一只琵琶,似乎要从自己这里借道。

    郭宋连忙闪到一边,乐姬却瞪了他一眼,用手指比着长剑状,在他眼前刷刷挥了两下,郭宋顿时认出来了,难怪他觉得这个女子有点眼熟,不就是昨晚来自己府上的王剑影吗?

    换了一身打扮,自己居然认不出来了。

    王剑影转身向内院走去,郭宋连忙跟上,进了内院,到处都是年轻美貌的乐姬,还不少胡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聊。

    内院居然看不见一个男子,当身材高大的郭宋快步走进来,顿时无数双妙目向郭宋望去,郭宋脸上微微有点发烫,连忙加快了脚步。

    王剑影眼角微微瞥了一眼郭宋,她心中有点好奇,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居然会在女人面前害羞,简直不可思议!

    一直来到天籁乐坊的最里面,是一座三层的小楼,门口站着两名带刀女护卫,一直清婉柔弱的天籁乐坊忽然在这里多了几分肃杀的气息。

    “我师父在里面等你!”

    王剑影说完,转身回前院去了。

    郭宋步伐有些迟疑,怎么会变成了李十二娘?

    郭宋想了想,还是走进了大堂,大堂里陈设,只有几张坐榻和茶几,柱子两边是长长的帘幔,被金钩挽起。

    一名身穿宫装的中年妇人负手站在窗前,目光注视着窗外一棵芭蕉树,正是藏剑阁的主事李曼,她深得公孙大娘器重,执掌藏剑阁已有五年。

    郭宋走进大堂,站在一旁也一言不发,旁边一名侍女实在看不下去,只得掩口轻轻咳嗽一声。

    李曼这才慢慢转过头,冷冷看了郭宋一眼,“你昨晚做的好事!”

    “师姐在说什么?”

    李曼咬牙道:“别说昨晚之事不是你做的。”

    郭宋自己坐了下来,淡淡笑道:“我还以为你会感激我。”

    “感激?”

    李曼怒不可遏道:“你破坏了我的计划,你让我怎么感激?”

    “让他们追杀杨雨就是你的计划?”

    郭宋冷笑道:“你以为他们都是傻子,猜不到金匣里什么都没有?他们未必是为了金匣,只是想抓住杨雨,把你们的外围绞杀殆尽罢了。”

    “郭宋,你真是这样想的?”

    楼梯口传来公孙大娘的声音,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