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大娘见他神情平静,不由有些诧异,“你觉得这个任务很简单?”

    郭宋摇摇头,“我一无所知!”

    “是有点为难你,李辅国在三名宦官中实力最弱,但也只是与鱼朝恩和程振元相比稍弱,实际上,对付他非常不容易,从去年至今,我们已经刺杀他三次失败,使他的防范更加严密。”

    公孙大娘取出一本小册子递给郭宋,“这是有关李辅国的情报,你就在这里看,有什么不明之处可以问我。”

    郭宋接过小册子问道:“为什么会是李辅国,而不是程振元或者鱼朝恩?”

    公孙大娘道:“鱼朝恩手握十万神策军和两份太上皇遗旨,其兄又控制了千牛卫,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动乱,不是你一个人能对付得了,而程振元目前和鱼朝恩势不两立,尚有利用价值,至于为什么是李辅国,实在是圣上对他已经忍无可忍。”

    停一下,公孙大娘又继续道:“李辅国在夺门之变中背叛了肃宗皇帝,是太上皇发动夺门之变成功的关键人物,而且他还亲手毒杀了肃宗皇帝,这些宿怨圣上都忍了,圣上一直容忍他,是希望他能成为鱼朝恩的死敌,但事与愿违。

    从这两年他的表现来看,他和鱼朝恩越来越走近,甚至已经到了沆瀣一气的程度,如果一旦他彻底效忠鱼朝恩,那动他就更难了,现在鱼朝恩对他还有一点忌讳,因为他支持召王争夺太子之位,他死了对鱼朝恩是好事,影响还不大。”

    郭宋沉思一下又问道:“既然宫中有近五千侍卫,天子只要在李辅国出现在皇宫时,下令侍卫将他拿下便可,难道这点都做不到?”

    公孙大娘苦笑着摇摇头,“太上皇给过一些人金书铁券,包括几名藩镇首领以及鱼朝恩等三名大宦官,除非他们起兵造反,否则天子还真不能公开杀他们,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是皇宫内部并没有完全掌握在圣上手中。”

    郭宋一怔,“有这么严重?”

    公孙大娘点点头,她负手走了几步,缓缓道:“我们第二次刺杀李辅国失败,就是因为宫廷侍卫暗中报信,使李辅国及时撤离。

    坦率地说,五千宫廷侍卫有多少人被鱼朝恩收买?有多少人暗中勾结程振元或者李辅国?有多少人真正忠于天子?我们真的不知道,否则就不会有藏剑阁的五十名女剑士贴身保护天子和嫔妃了。”

    公孙大娘又回头注视郭宋道:“你知道天子登基十年来,遭遇过多少次行刺?一共八次,死了十四名藏剑阁女剑士,但每次刺客都能全身而退,你说问题出在哪里?”

    皇宫局势之险恶让郭宋无言以对,他翻开册子,仔细看了起来,小册子内容不多,他看了两遍便牢牢记住了,他把册子还给了公孙大娘。

    “有什么问题吗?”公孙大娘接过册子问道。

    郭宋沉吟一下道:“我再更多了解一下陈济和陈淮二人,我看册子上几次出现他们二人的名字。”

    “陈济和陈淮是一对孪生兄弟,来源不明,个人情况也很难了解,只知道他们武艺超绝,十年来一直是李辅国的贴身护卫,京城五大高手中,他们排名第五。”

    “哪五大高手,师姑能不能说一说?”

    公孙大娘点点头道:“五大高手其实是六个人,第一高手是鱼朝恩的贴身护卫窦仙来,此人武艺之高,连十二娘都远远不是他的对手,但此人几乎不露面,绝大部分人都没有见过他。

    排名第二的便是十二娘,排名第三是天元阁首席剑士吴越,排名第四是天庆阁首席剑士李良山,排名第五就是陈氏兄弟,他们两人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