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宋笑道:“估计不会少!”

    “岂止是不少,说起来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李温玉蘸水在石桌上写下‘三十’两个字,郭宋也吓了一跳,三个半月时间竟然赚了三十万贯!

    “这还是净赚,扣去酒的本钱以及我买酒坊、酒铺后的净利,若全部加起来,差不多四十万贯了。”

    郭宋也着实没想到眉寿酒会这么赚钱,难怪朝廷后来会对酒实行专卖,酒确实是暴利。

    “那有没有人盯上酒铺?”

    李温玉眼中闪过一丝忧色,点点头道:“当然有,有人想合作,有人想收购,前些天还有十几个痞子上门滋事,被你师兄乱棍打跑了,他们扬言要报复,说实话,我真的很担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就怕他们来阴的。”

    “这十几个痞子是谁指使,师姐知道吗?”郭宋又问道。

    “我知道后面有人指使他们,但想买我们酒铺的人太多,我也不知是谁,不过我可以查到。”

    正说着,张雷美滋滋地从店铺里出来,“娘子,是不是老五回来了?”

    李温玉顿时柳眉倒竖,上前一把揪住他耳朵,“你这个死胖子,又跑出去寻花问柳,是不是?”

    “娘子,冤枉啊!是老五的朋友邀我去看马球比赛。”

    郭宋好奇地问道:“师兄,我的朋友是谁?”

    张雷挣脱娘子的手,揉揉耳朵道:“郭重庆,你应该认识吧!”

    郭宋大喜,“他来找过我?”

    “几天前来过,还带来一个姓梁的.....”

    “是梁武吗?”郭宋打断他的话。

    “好像是,他们听说你不在京城,都很失望,一个小娘子失望得快哭出来了,娘子,是不是?”

    张雷得意地向妻子挤挤眼,李温玉哼了一声,懒得理睬他。

    郭宋顿时心花怒放,梁武居然来京城了,小娘子不用说,肯定是梁灵儿。

    “师兄,他们住在哪里?”

    “我说老五,你不要这么毛燥,他们还要在京城呆一段时间呢!”

    张雷在石凳上坐下道:“先商量一下怎么防贼吧!最近十几天,总有人想强买眉寿酒铺,还指使小痞子上门滋事,被我一顿乱棍打跑了。”

    郭宋点点头,“师姐刚刚给我说过了,我当时求天子的书法来作店牌,也有威慑宵小的意思,既然还有人不肯罢手,说明背景不一般,我建议从两方面着手,第一是请护卫,去找一个比较有名的武馆,请一些武士护店,我知道很多武馆都接护卫生意,价钱也不贵,其次花钱找人调查,究竟是谁在打我们店铺的主意,查清楚以后告诉我,我来解决。”

    张雷摆摆手,“还请什么武馆啊!有我在就行了,那些武士三脚猫一样的武艺,能和我比?”

    李温玉顿时眉开眼笑道:“那就说好了,白天你不准再跑掉,给我好好看店。”

    张雷眨眨小眼睛,他有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半晌道:“赚钱不花岂不成了守财奴?师弟说得对,适当花点小钱消灾,我决定了,就请西市武馆的弟子来当护卫,馆主我认识,在西市接了很多生意。”

    李温玉气得狠狠在他胳膊上掐一把,这个死胖子,整天就知道跑出去玩。

    郭宋看着好笑,又道:“那调查背景之事就交给师姐了,这件事要尽快。”

    “我知道了,三天时间基本上就能查清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