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不大,大约十几个平方,虽然是没有窗户的密室,但通风还不错,设计有秘密通风口,没有闻到腐湿的气息。

    密室中间是一张宽大的紫檀木桌子,还有一张唐朝比较少见的宽背高足椅,实际上这种椅子在中晚唐已经出现了,在《韩熙载夜宴图》就能看到。

    桌子旁边靠墙处是一排书架,上面摆放着各种名贵的玉器、珊瑚以及瓷器,另一侧靠墙放着十口铁皮大箱子,上面还有锁,郭宋稍微搬动一下,都是沉甸甸的,足有数百斤,里面应该是黄金或者珠宝之类。

    铁皮大箱子里放圣旨的可能性不大,书架上也没有卷轴之类的物品,倒是有几个小盒子,但要比圣旨卷轴的尺寸短,也可以排除。

    桌上平整的放着一件龙袍和一顶冲天冠,没有其他物品,但下面有一个抽屉,郭宋小心翼翼地拉开抽屉,只见抽屉里是一只扁长的白玉盒,郭宋将蜡烛叼在口中,慢慢打开了玉盒,他的心顿时怦怦直跳,里面正是两支发黄的卷轴,和李豫给他赝品圣旨一模一样。

    他刚从背囊中取出两支赝品圣旨,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鱼朝恩的声音,“把周围看好,不准任何靠近!”

    紧接着传来‘咔嚓!’的开门声,郭宋大吃一惊,一把将两只圣旨卷轴塞进怀中,把赝品塞回玉盒,呼地一口吹灭了蜡烛,他动作快如风,却又一点不慌乱,在黑暗中凭着手感将玉盒盖上,又将抽屉轻轻推上,一个翻滚就到了石梯口。

    这时,有人已经进来,柔和的灯光照亮了密室,郭宋贴着墙跟着灯光的逼近缓缓后退。

    进来之人正是鱼朝恩,他已经到城门口了,才想起关键的东西没有拿,又调头回府,今天郭宋的运气非常好,鱼朝恩这两天有点感冒,鼻子不通,他便没有闻到房间里的蜡烛气息,而且这间密室他从不准任何人进来,就算贴身防卫的窦仙来,也只能站在铁门外。

    今天倒是杀鱼朝恩的良机,但郭宋知道,李豫不是没有机会杀鱼朝恩,而是杀了鱼朝恩后的局势难以收场,神策军和千牛卫都会出问题,使他投鼠忌器,不敢轻易杀鱼朝恩。

    “他娘的,虎符忘记了,圣旨也忘记了。”

    鱼朝恩自言自语骂了一声,从书架上取下一只小盒子,打开看了看,放进皮囊中。

    郭宋正缓步后退,他的肩膀忽然撞到身后一块板,板上一个黑漆漆的物品晃了两下,‘骨碌!’一声,翻滚着向地上坠落。

    郭宋惊得头皮都要炸开,在物品即将落地的一瞬间,郭宋一把抓住了它。

    原来是一盏油灯,灯油已经泼出大半,正顺着墙壁往下流,郭宋松了口气,轻轻将油灯放在木板上了。

    鱼朝恩还是感觉到了什么,他回头疑惑地看了一眼石梯,端起灯走了过去。

    郭宋一步步后退,慢慢捏紧了拳头,若真被发现,他只能将鱼朝恩打晕过去。

    鱼朝恩刚走到石梯口,铁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惨叫,他一下子停住脚步,转身向铁门处走去。

    “出了什么事?”鱼朝恩怒问道。

    “一个不长眼的家伙!”外面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

    鱼朝恩重重哼了一声,又回到石梯前,举灯向上看了看,石梯上什么都没有。

    这时,郭宋抓住瞬间的机会,转过了石梯,贴身站在石梯转弯处。

    鱼朝恩没有发现异常,又转身回到桌前,从抽屉里取出玉盒,打开看了看,又合上玉盒放入了皮囊,这几天他都会呆在神策军大营中,不回府了,所以虎符和圣旨这两件至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