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宋回到自己宅子,用匕首切开了金盒,里面有小小一卷白帛,郭宋慢慢展开白帛,上面只有寥寥数语,郭宋随即打火烧掉了白帛。

    他收拾一下物品,用布条将长戟层层包裹,又床肚里取出他的珍宝盒,连同弓箭衣物一起收拾进一只皮箱子,骑马离开了府宅。

    不多时,郭宋便来到了位于晋昌坊的清虚宫,道观工地还在如火如荼进行,进度很快,金身阁已经初见雏形,不过现在应该改为金身塔,塔高四层,砖木结构,飞檐斗拱,修建得十分大气。

    而小河对岸的清虚宫主道观也修建得富丽堂皇,占地二十亩,主殿三清殿已经修好,气势恢宏,丝毫不亚于名寺的大雄宝殿。

    “小师叔!”

    忽然有人喊郭宋,郭宋回头,原来是道童清风,好几个月没见到他,好像长高了一点。

    郭宋翻身下马笑问道:“你师父呢?”

    “师父在工地上呢!现在到了关键时刻,他每天都蹲在工地上。”

    “我等会儿去找他,先帮我把马牵进去。”

    郭宋取下木箱和马袋,把缰绳递给清风,他忽然想起一事,连忙问道:“我的房间还空着吧?”

    “空着呢!师父平时都锁着的,我有钥匙,我去给师叔开门!”清风牵马匆匆去了。

    郭宋提戟进了道观大门,一路上,师侄们都抢着给他拿东西,除了长戟,长戟实在太重,也只有郭宋才能拿得动。

    郭宋的房间依旧保留着,和他离去时完全一样,师侄们动作迅速,去拿了新的被褥重新换上。

    稍微安顿好,郭宋便来到了工地上,小河上修建了一座新桥,将新旧道观连为一体,老远郭宋便看见了大师兄,他正在指点工匠铺设台阶,大师兄比之前瘦了不少,但精神抖擞,容光焕发。

    “大师兄!”郭宋喊了一声。

    甘风抬头见是师弟,连忙笑着站起身,“师弟,好久不见了!”

    “师兄,新道宫还有多久修好?”

    “快了!再过两个月就能完工,再收拾一下,明年开春后我们就能搬进去了,到时老道观拆除,作为金身阁的广场,王使君也同意了。”

    甘风又指着后面的高墙道:“前几天王县令来找我,说京兆府已批准给晋昌坊开一个北门,年底就要实施,这样一来,从北门进来就是我们清虚宫了,这可是大大的好消息啊!”

    郭宋微微一笑,“要不要我再锦上添花,求一幅天子墨宝来?”

    “当然好!”

    甘风兴奋道:“老五,我知道你有办法,最好求天子写一幅三清殿的墨宝,我正发愁呢!”

    郭宋点点头,“明天我可能会出去几天,我把东西放在师兄这里,替我保存好。”

    “放心,我会把你的东西放在地宫,保证安然无恙!”

    郭宋把物品托付给了师兄,便告辞而去......

    郭宋坐牛车来到了朔方军进奏院,刚进大门,便听见里面吵嚷声一片,十分热闹,梁灵儿看见了郭宋,连忙跑上前哭丧着脸道:“郭大哥,我们抽签的运气真的糟糕,居然抽到了万骑营马球队,这不完蛋了吗?”

    “大家不要吵,听我说!”

    梁蕴道高声喊了一声,众人安静下来。

    梁蕴道又道:“抽签是天意,既然我们抽到了万骑营队,那就是上天的安排,我们进入前十六名已经是意外中的惊喜,能和最强的队伍切磋,这是我们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