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郭宋在天籁乐坊见到了公孙大娘。

    公孙大娘也是昨晚才回来,她情绪不高,显得有点无精打采,郭宋看出她情绪低落,便问道:“师姑,发生了什么事?”

    公孙大娘叹口气道:“昨天新任侍中刘晏和中书令元载联名上书天子,要求取消天元、天庆和天英三座楼,天子已经批准了,那就意味着藏剑阁外堂也要一并解散了。”

    “师姑,这不很正常吗?”

    郭宋安慰公孙大娘道:“这些武士集团出现都是为了对付鱼朝恩,现在鱼朝恩伏诛,它们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那你就错了!”

    公孙大娘正色道:“你知道在开封县被你逼走的李江左现在在哪里吗?他带着三十几名武士投奔了淄青节度使李正己,在淄州组建了齐鲁武馆,名义上是为军队培养人才,实际上是李正已的武士集团。

    不止是李正己,田承嗣、李怀仙、张忠志、薛嵩等等藩镇,哪个不在组建武士集团?长安解散的武士都会流向他们那里,这帮文官一个个没脑子,等他们被藩镇派人刺杀,他们就知道痛了。”

    “师姑说得有道理,还是要留下一些精华,放走他们太可惜了。”

    “我明天会和天子好好谈一谈,藏剑阁不但不能解散,还必须壮大,藩镇磨刀赫赫,我们不能自毁长城。”

    郭宋点点头,“恐怕我不能帮师姑了。”

    公孙大娘眼中露出惋惜之色,但她完全能理解郭宋的选择,郭宋走的就是他师父曾经走过的路,有此佳徒,师兄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

    “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既然你自己选择了这条路,我也不想劝你什么,只希望你心里明白,去西域会非常危险,能活着回来,就是万幸了。”

    郭宋沉默片刻道:“我已经考虑了很久,我既然已经选择了,就绝不会后悔。”

    “那我就不说什么了,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

    “希望师姑多多照顾清虚宫,还有酒铺,别的我就没有什么牵挂。”

    公孙大娘大娘微微一笑,“你以为晋昌坊为什么会开北门?你以为我从不关心我师兄的金身?”

    “多谢师姑!”

    郭宋起身要告辞,他忽然想起一事,又问道:“元载的金牌怎么被没收了?”

    “他在立太子一事上做了些小动作,惹恼了天子,天子便收回他的金牌以示警告。”

    郭宋抱拳行一礼,转身匆匆走了。

    公孙大娘望着郭宋远去的背影长长叹口气,这个武艺超绝的小师侄最终还是走上了他师父的道路,难道冥冥中真有天意?

    ........

    郭宋回到了清虚宫,小师侄清风跑出来道:“小师父,四师叔来了,在房间等你呢!”

    “你师父呢?”

    “师父去县衙办购地手续了,县衙答应把靠坊墙的一溜土地卖给我们,差不多有十亩,这几天可师父忙坏了!每天都有人家送孩子来出家当道童,我们清虚观已经有三十五人了。”

    郭宋笑道:“那你也是师兄了,得多帮帮师父,替师父减轻负担。”

    “嗯!现在施主上香都是我带着三个师弟负责。”

    郭宋拍拍他的肩膀,便快步向后院走去,杨雨居然来了,自己差不多已经几个月没见到他了。

    郭宋走到后院,却见杨雨正拿着自己的方天画戟在院中练习,杨雨虽然身材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