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经深了,李豫还没有入睡,负手在麒麟殿内来回踱步,目光不时望向墙上的一幅地图,那是开元二十一年绘制的大唐盛世疆域图,在那幅地图上,大唐的疆域何止万里,一直延伸到遥远的西方,最远的驻兵军镇也到了碎叶。

    而今天,大唐的西域之地只到甘州,这让李豫无限叹惋,才短短二十年,大唐的万里山河便彻底沦陷了。

    但这无边的黑暗中又隐隐透出一抹亮点,那就是安西,自从安西军东调参加平定安史之乱,安西仅留数千人镇守,大唐等于是放弃了安西,安西随即被吐蕃和回纥入侵,紧接着沙陀人和吐谷浑人也进入了安西。

    所有人都以为安西已经失陷,但谁也没有想到,十年后传来消息,还有郭昕和李元忠率领两支数千人的军队依然为大唐死守着安西和北庭,令人不胜唏嘘。

    去安西之路纵然千难万难,但李豫还是希望郭宋率领的这支三百人军队能给安西的唐军带去希望,告诉他们,大唐并没有忘记他们。

    这时,有宦官低声道:“陛下,夜已深,请就寝吧!”

    李豫点点头,穿上皮裘走出麒麟殿,他望着殿外天空的漫天星光,喃喃自语道:“他们已经出发了!”

    ........

    郭宋率领的远征鹰击军走泾源峡道一路西行,五天后抵达了崆峒镇,队伍在崆峒镇休息一夜。

    郭宋找来李季和郭重庆,吩咐他们二人道:“今晚我要上一趟崆峒山,天亮前赶回来,让弟兄们好好休息。”

    两人都知道郭宋出身崆峒山,郭重庆道:“要不要安排一个弟兄跟你上山?”

    郭宋笑着摇摇头,“我又不是去打架,只是看看故地,很快就回来。”

    “那好吧!长史自己当心。”

    郭宋告辞了两人,很快便离开了崆峒镇,走一条小路上山,他尽量避开了紫霄天宫的几座道观,直接从一条熟悉的岩石峭壁道上了香山翠屏峰。

    翠屏峰早已面目全非,年初的灵寂洞坍塌几乎彻底毁掉了翠屏峰,紫霄天宫在翠屏峰上修建的别院已被坍塌的巨石卷走,只剩下几堵残垣断壁,当年的清虚宫已经完全没有了痕迹,连猛子年幼时栖息的大树也消失了。

    郭宋在翠屏峰上呆立半晌,摇摇头,转身去了静乐宫,静乐宫的火烈真人已经在三个月前羽化,现在的住持是年轻的张明春,他在武道大会上杀进了前二十名,威望很高,几位师叔也一致支持他为静乐宫的新住持。

    张明春看起来和年初没有什么变化,依然瘦瘦高高,一张国字脸显得格外成熟,他见到郭宋,十分惊讶,连忙将郭宋请进内堂。

    他对郭宋情况知道得很少,只知道他被通缉,后来又被撤销了通缉,当然也知道郭宋在长安。

    张明春请郭宋坐下,又给他上了一盏苦艾茶,这是崆峒山道士们喝的茶叶,苦中回甜,很是解渴。

    “终于又尝到了崆峒山的滋味!”郭宋喝了一口茶笑道。

    “师弟在长安的清虚观吧!”张明春问道。

    “没有,我早还俗了,在长安瞎混,倒是张师兄当了住持,我要恭喜师兄了。”

    张明春摆摆手,“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每天都要为大家的吃饭操心,现在是冬天,大家也只能喝点蕨粉糊糊,吃一些干枣,非常清苦。”

    “紫霄天宫怎么样了,现在是谁当家?”

    “现在白鹿真人当住持,白驹真人争夺住持失败,一怒之下带着一群徒弟到青城山去了,白鹿真人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