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后,远征唐军抵达了沙州敦煌县,敦煌县是河西走廊上一处汉民的聚居地,整个沙州有上万户百姓,其中七成以上是汉民,正因为有这种强大民族基础,张议潮在数十年后才能建立起归义军。

    沙州名义属于吐蕃,但没有吐蕃驻军,这也是吐蕃和回纥以及沙州当地豪强达成的协议,将沙州作为一块缓冲地带,吐蕃和吐谷浑军队不进驻沙州,回纥和沙陀也不进攻沙州,由当地豪强自治。

    虽然名义上属于吐蕃,但沙州百姓却从不认同,他们依旧坚持自己是唐朝子民。

    郭宋的远征军没有进驻敦煌县,他们只是路过沙州,还远远没有实力防御沙州,冒然行动只会给吐蕃和沙陀找到进军沙州的借口,从而改变现状。

    唐军是在夜间经过敦煌县,不过在莫高窟大云寺稍作停留,天色刚亮,两名中年男子在十几名随从的簇拥下,骑马从敦煌县赶到了莫高窟。

    “鄙寺是由则天皇帝敕建,迄今已有五十余年,供奉的弥勒主佛是莫高窟第二大佛像,也是则天皇帝的真容......”

    大云寺方丈智光大师正给郭宋做导游,介绍大云寺的佛像,郭宋瞻仰着这座佛像,这座佛像他在后世见过,就是莫高窟的南大像,由武则天下旨开凿,直到天宝年间才完成。

    只不过他后世见到的大像和现在的佛像还是不同,但具体哪里不同他也说不上来,似乎现在的石像更加饱满鲜艳,栩栩如生。

    这时,一名士兵快步走进来,在郭宋耳边低语几句,郭宋点点头,合掌对智光大师歉然道:“我等候的客人已经到了,只能改天再听大师的妙谒。”

    “郭长史客气了,请吧!”

    在大云寺禅房客堂里坐着两名中年男子,他们一人叫做曹庆云,一人叫做张枫,代表了沙州的两大豪强曹氏和张氏,一百多年来,两大家族一直统制着沙州,目前沙州自治实际上也是由这两大家族轮流主政。

    郭宋走进客堂,两名男子立刻站起身,旁边郭重庆给二人介绍道:“这位便是郭长史,也是我们西征军的统帅。”

    两人连忙躬身行礼,郭宋笑道:“两位便是曹氏家主和张氏家主吧!”

    “正是,在下曹庆云,这位是张枫,我们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朝廷的军队,说明朝廷没有忘记我们。”

    郭宋笑着请两人坐下,一名僧人给他们上了茶,郭宋微微笑道:“我临行的前两天,天子还专门接见我,天子对西域一直非常牵挂,包括敦煌,其实不光是天子,朝廷大臣也同样关心西域,我相信每一个大唐人都在梦想着重新恢复盛唐时万里疆域。”

    “那天子或者朝廷对收复西域有没有什么计划?”曹庆云急切地问道。

    郭宋沉默片刻道:“我希望两位能明白一个事实,天子和朝廷确实想收复西域,但收复西域从来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像我们建立西域都护府,从隋朝一直到中唐,用了一百多年时间才建立起来,同样,收复西域涉及到方方面面,我估计至少要二十年时间,起始点就是这次我出使西域。”

    听说还要二十年时间,曹庆云脸上露出失望之色,张枫却很现实,他知道唐朝内部藩镇割据,问题很多,暂时无暇顾及西域,他笑道:“正如郭长史所言,有了西征军踏上西域的第一步,就是一个好的开端,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对长史和将士们感激不尽。”

    旁边郭重庆笑道:“他们指的是马匪之事。”

    “沙州也受马匪侵扰?”

    “当然,沙陀军队虽然遵守协议没有入侵沙州,但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