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军昼伏夜行,踏着厚厚的积雪一路向东行军,毫无阻碍地过了瓜州,这天清晨他们抵达了肃州,前面是一条大河拦住了去路。

    曹万年马鞭一指大河道:“那就是冥水,水很深,传说通往阴曹地府而得名,这里是最上游,其实也没有那么深,这条河最后流入大泽。”

    郭宋笑着点点头,“三千流沙河,就是指它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天色已经亮了,要不要就地驻营?”

    郭宋点点头,随即令道:“大家原地休息!”

    唐军士兵们纷纷从马上下来,他们都骑马,骆驼则是用来负担给养。

    士兵们砸开了河冰取水,随即围石烧火,煮奶茶、烤冻肉,这么寒冷的天气喝一大杯热腾腾的奶茶,确实是一种享受。

    曹万年在一块羊皮上坐下,他取出画板继续绘图,他并不是在绘画山水,而是在绘制地图,他要把这条路线绘制下来,以后可以成为敦煌通往甘州秘密通道。

    郭宋一边咀嚼干饼,一边笑着问曹万年道:“曹公子是长安出生的吧?”

    “郭使君如何知道的?”曹万年停住画笔,有些惊讶道,

    “从你的名字上猜的。”

    “一点没错,我就是生在长安万年县,所以才起名万年,我还有个叔父在长安为官,官任都水少监,这次去长安就是去投奔他。”

    “曹公子这次是长安就是为了读书?”郭宋又问道。

    “差不多吧!”

    曹万年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沙州太小,已经无人能教我,只能去长安向大儒求学,我读书有太多的疑问,恨不得明天就到长安请教名儒。”

    这时,郭宋见老仆曹忠四处张望,神情有点紧张,便笑问道:“曹老丈发现狼的踪迹了吗?”

    曹忠低声道:“昨晚听见了狼嗷,说明狼就在我们周围,像我们这支队伍肯定被它们盯上了。”

    “就算出击,也应该是在夜间吧!现在天已经亮了。”

    “难说!现在天冷难以觅食,狼群饥肠辘辘,就怕它们熬不住。”

    曹忠话音刚落,郭宋的火龙王忽然稀溜溜暴叫一声,郭宋脸色微变,立刻喝令道:“大家拿起兵器!”

    他随即吹响了骨笛,片刻,猛子从远处飞掠而来,它忽然长鸣一声,向山麓上的树林冲去。

    士兵们都熟悉猛子的警告了,也顾不得收拾物品,纷纷翻身上马,一百多头骆驼也不安地站起身。

    “大家向沿着河撤退!”

    郭宋又对梁武喊道:“梁武,你负责保护曹公子和曹老丈!”

    “遵令!”

    梁武上前道:“两位请跟我走!”

    曹万年急忙收起画板上马,曹忠也上了马,两人跟随梁武先一步北撤。

    这时,狼群终于出现了,它们从两里外的树林内缓缓走出,足有数百头之多,目光狰狞地盯着唐军一行。

    郭宋对李季喊道:“你率领五十名弟兄拦截狼群,掩护其他弟兄撤退,我负责斩杀狼王!”

    “卑职遵令!”

    李季当即令道:“第一火到第五火跟我杀狼!”

    五十名唐军士兵跃跃欲试,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另一种打猎,只是比较危险一点而已。

    这时,一只体格庞大的狼仰头发出长长的嗷叫,数百头狼从森林内疾奔而出,向两里外的唐军猛扑而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