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宋和他的手下足足在祁连戍堡呆了近一个月,三月初,河西走廊上的积雪终于全部融化,郭宋一行也抵达了张掖城,在张掖城外,郭宋便看见前来迎接他的甘州都督赵腾蛟和召王李。

    他连忙迎上前抱拳道:“微臣参见召王殿下!参见赵都督!”

    李微微笑道:“本来我是计划十天前返回长安,却听说郭使君回来了,所以特地留下迎接郭使君归来!”

    “多谢殿下厚爱!”

    郭宋又将手下将士们介绍给李,望着一张张黑瘦的脸庞,想到三百人出征,才回来七十五人,李双眼有些红了,他哽咽着声音对众人道:“各位将士置生死于度外,不计荣辱,慷慨赴边,你们是大唐的英雄,我一定会禀报天子,为你们争取应得的荣誉!”

    众人一起躬身行礼,“多谢殿下赞誉!”

    赵腾蛟连忙派人将郭宋的手下带去张掖城军营内休息,郭宋跟随李前往都督府。

    “殿下怎么会在张掖?”郭宋不解地笑问道。

    李淡淡笑道:“我去年被封为河西节度使,当然只是遥领,一个虚职而已,正好在京城过得不顺心,便向父皇请旨来河西巡视,没想到遭遇到暴雪被困在张掖城。”

    虽然李说得轻描淡写,但郭宋却明白他遭受的打压,三个争皇位的皇子最终是李适胜出,郑王李逸更是被一贬到底,变相软禁在府内,李虽然没有像李逸那样和李适激烈竞争,但皇位争夺岂能容情,李适绝不会放过李,李跑到河西来,在某种意义上其实也是避难。

    这时,赵腾蛟对郭宋笑道:“这个月晚些时候是我父亲六十大寿,能不能给我这个面子,到时去我府坐坐?”

    郭宋点点头笑道:“赵大哥的面子我怎么能不给,我一定去!”

    “好!到时我给你请柬。”

    一行人向甘州都督府而去.......

    郭宋和他的手下在张掖城只呆了一夜,次日一早他们便出发返回长安,同行的还有召王李一行。

    李的随从足有三百余人,他们一路结伴而行,朝行夜宿,三月中旬,他们终于抵达了长安。

    他们原来出发地的灞上神策军已经解散,大营改为万骑营驻地,他们一时还没有地方可去。

    有人把这个情况报告了李,待分手之时,李拉开车窗对郭宋笑道:“我王府旁边有座小军营,可驻扎五百人,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只有三百护卫,还有两百空缺,要不你们暂时驻扎到我的军营去吧!”

    郭宋不想引起不必要的猜疑,便对李笑道:“多谢殿下好意,我去晋昌坊清虚宫暂住,那边地方很大,足够我们驻扎。”

    “也好!回头我给军器监打个招呼,让他们送一些营帐过去,你有什么困难尽管告诉我,我来帮你们解决。”

    郭宋点点头,“若有困难,我一定会请殿下帮忙!”

    李笑了笑,放下了车帘,他们在距离长安一里外分道扬镳,李一行去召王府,而郭宋则率领军队掉头向南,前往明德门。

    一行人来到了明德门,此时正值阳春三月,阳光明媚,风清气爽,城外的行人特别多。

    官道两边都是大大小小的店铺,很多人停下手中的活计,望着这支奇怪的军队,这个军队身上盔甲不再光鲜,变得十分黯淡,如果细看,却发现那些都是变成了深褐色的斑斑血迹,每个人又黑又瘦,但目光却十分坚毅明亮。

    人们议论纷纷,都不知道这是从哪里来的军队?

    郭宋带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