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宋一下子停住了脚步,他犹豫一下还是笑问道:“这是写柳絮吗?”

    少女慢慢回过头,郭宋的目光一下子凝滞住了,他竟然看到了一张无比娇艳的脸庞,他不知该怎么形容这张美若天仙似的俏脸,看她年龄虽然才十四五岁,但那种清丽脱俗,仿佛不带一点人间气息。

    “有感而发,让公子见笑了!”

    她盈盈行个万福礼,转身要走,郭宋心念一动,笑道:“汉苑零星有限,隋堤点缀无穷: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

    少女停住了脚步,她细细咀嚼一下郭宋念的诗,回头好奇地看一眼郭宋,又问道:“下面应该还有吧!”

    郭宋笑着又继续道:“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

    “很有特色的长短句,文辞精妙,是公子自己写的?”

    郭宋淡淡笑道:“假如姑娘找不到它的出处,那就算是我写的吧!”

    “好大的口气!”

    少女微微冷笑道:“我再出一题,若你写出一诗,那我就承认刚才的长短句是你写的。”

    郭宋走进亭子坐下道:“姑娘出题吧!我洗耳恭听。”

    少女沉吟一下,她忽然嫣然一笑道:“刚才我写的诗确实是柳絮,我不考你别的,就让你再写一首柳絮诗,或者是长短句。”

    这个题出得好,在同一物上写出两首诗,才是见真章。

    郭宋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吟,他故作思索片刻,缓缓道:“那我就再赋一首长短句,请姑娘斧正!”

    “公子请!

    郭宋缓缓吟道:“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围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少女眼中闪出异彩,脱口赞道:“好一个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然后呢?”

    郭宋继续道:“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少女有点急了,连忙道:“公子请稍等一等,我马上就回来!”

    她匆匆去了,郭宋坐在桥亭上,心中却有点好奇,这个少女文才极高,在唐朝应该很有名才对,郭宋却一时想不起中唐的女诗人有哪些?

    不过这个少女却长得和唐朝少女大不相同,唐朝年轻女子大多长得珠圆玉润,而这个少女的脸庞却有一种后世女子的精美轮廓,充满了质感。

    郭宋正在胡思乱想之时,少女拎着一只书袋匆匆回来,歉然笑道:“让公子久等了。”

    她取出白纸和笔墨,将纸铺在石凳上,笑吟吟道:“烦请公子把刚才的两首长短句写下来。”

    “为什么要写下来?”郭宋故作不解地问道。

    少女狡黠一笑,“我才疏学浅,见识寡薄,这两首长短句我要拿给高人鉴别,看看是不是他人所写?”

    郭宋提起笔,一会而就,想了想,又落了自己的名款,‘灵州郭宋’。

    少女暗暗赞叹,这一笔字写得苍劲有力,直透纸背,看来是有几分才学。

    “郭公子是灵州人?”

    “是在灵州出身,不过现在混迹于长安。”

    少女淡然一笑,“能进赵府为客,可见混得还不算差,多谢公子赐字。”

    “写得不好,献丑了,不过诗不好吗?”

    “这个要鉴定后再说了。”

    少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