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宋回头望着一群官员走远,这才催马上前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兵部的!”

    李季冷冷道:“来给我们下最后通牒!”

    郭宋眉头一皱,“什么最后通牒?”

    李季叹口气,“去驻地再说吧!这里说不清楚。”

    郭宋和李季来到驻地,走进自己大帐,郭宋坐下问道:“说吧!他们来做什么?”

    李季取出一份调令,递给郭宋,“这是兵部给我的调令,长史看看吧!”

    郭宋打开,顿时吃了一惊,“去岭南?”调令上竟然调任李季为雷州都尉,免去他朔方军斥候果毅都尉的职务,即日起生效!

    雷州就是今天广东湛江,紧靠海南,在唐朝是极为荒凉偏僻之处。

    “其他将士呢?”郭宋又问道。

    “梁武调去云南,还是当旅帅,除了我们二人之外,其他将士就地解散,三天内将所有兵甲和军牌上交兵部,他们给出的名单很有意思,竟然是全名单,包括阵亡将士也一并解散。”

    郭宋点点头,完全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今天上午两名兵部官员过来,就是元载的安排,元载已经开始对自己动手了。

    李季问道:“长史已经辞职了吗?”

    郭宋点点头,“我已经辞去了所有的职务......”

    停一下,郭宋又淡淡道:“不过今天中午,天子又秘密接见了我!”

    李季精神一振,“天子怎么说?”

    “天子知道发生了一切,又劝我隐忍,并且准许我组织一支三百人的卫队......”

    说到这,郭宋心中一动,李豫准许自己组建军队显然是有所指,难道他已经知道兵部要解散自己的队伍吗?

    李季也呆住了,天子竟然准许个人组建军队,这得多么信任才行。

    郭宋微微一笑,“在以前或许是严禁,但现在嘛!你看天下各地的藩镇还不多吗?哪个不是自己组建军队?包括鱼朝恩,他不是也组建了十万人的神策军?我这三百人算什么,毛毛雨都谈不上!”

    李季心中却不以为然,这可是京城,一支军队被解散后还继续保持集结状态,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有造反之嫌。

    郭宋说中午见到了天子,让李季也意识到天子这个特殊批准来得非常及时,显然就是针对兵部要解散他们军队的安抚之策。

    李季心中也感慨,难怪天子说要隐忍,堂堂的天子都无法取消兵部的决定,而只是换一种应对之策,看来朝廷局势之复杂,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李季缓缓道:“朝廷居然把我调去雷州,这个都尉我不做也罢!我明天也去兵部辞职,长史,我还是继续跟着你。”

    郭宋也没有矫情,对李季道:“尽管天子让我组建的只是临时军队,但我相信不远的将来必有翻身的一天,你去弟兄们谈一谈,如果想回家,我郭宋奉送白银三百两,如果不想回家,继续跟随我郭宋,我决不会亏待大家,让大家自己选择。”

    李季点点头,“我现在就去!”

    这时,外面传来奔跑的脚步声,郭宋望去,竟然是小道童清风。

    郭宋走出去问道:“清风,怎么了?”

    清风附耳对郭宋说了两句,郭宋点点头,“我这就去!”

    他又嘱咐李季几句,随即快步向前面三清殿走去。

    走进偏殿一间屋子,这里是观主甘风真人做功课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