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第一天,一个上午就安排了三件大事,中午时分,郭宋见到了师兄张雷,张雷明显瘦了一大圈,累得精神憔悴,但言语神态中又有一种掩饰不住的得意和喜悦。

    “生了个胖儿子,我这辈子算是心满意足了。”

    张雷给郭宋斟满一杯酒感慨道:“接下来我会拼命挣钱,给儿子挣一个厚厚的家底,我这辈子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郭宋端起酒杯笑道:“那师兄学武做什么?”

    张雷笑容有些尴尬,自嘲地摇摇头道:“我学武就是浅尝则止,吃不了苦,除了飞刀是我自己感兴趣外,其他哪一样能过关?师父就说我小富而安,做不了大事。”

    郭宋点点头,”这样也好,我们也就这二三十年时间,过自己喜欢的日子就行,上次我劝师兄去成都买宅,师兄考虑过吗?”

    “我就是蜀人,当然要考虑给自己和孩子留条后路,不瞒师弟说,我们已经在成都买了一座十亩宅,还买下一座铺面,租给了别人,万一发生战争,我们就往成都跑。”

    “那还要多做几个生意,你们不要管我,把你们自己的一份投出去,做一些和生活资料相关的生意,比如布匹、粮食、油料、茶叶等等,这些东西是永远需要的。”

    “我也想啊!可就是没有那么多精力。”

    张雷叹口气道:“现在蒸酒和调酒都是我的事情,你嫂子又在坐月子,店里的事情交给了掌柜,我还得听掌柜报帐,每天累得跟狗一样,哪有心思考虑别的事情。”

    郭宋喝了口酒笑道:“我教你个办法,你组建一个商行,多招募一些账房,你买下的店铺就交给大掌柜负责经营打理,然后每个账房负责去查账审核,最后账房向嫂子汇报,这样有专门的人经营打理,有专门的人审核,你们也轻松了。”

    张雷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办法,自己怎么没想到。

    “师弟,你说得对,专门人做专门之事,我回去和你嫂子商量一下,要不要我帮你的份子一起投出去,咱们兄弟一人一半。”

    “也可以,师兄看着办吧!”

    郭宋又笑问道:“师兄了解曲江湖畔的园林宅院吗?我可能也有一座。”

    ‘噗’

    张雷一口酒喷出来,眼睛睁得跟鸡蛋般大,“师弟,你没吓我吧!你会有曲江园宅?”

    “天子赏赐我一座,也可以选崇文坊的一座宅子,但我不知道该选哪一座好,师兄教教我?”

    “废话!”

    张雷把酒杯望桌子重重一顿,“城内的宅子有钱就能买到,曲江的园宅有钱也买不到,都是权贵的宅子,一般人想都不敢想,当然要园宅,我高兴了还能带着你嫂子和侄儿侄女去住几个月。”

    “没问题啊!我拿到钥匙就交给师兄,师兄帮我照看。”

    张雷听出郭宋话中有话,诧异地问道:“为什么要我照看宅子?难道你不在长安?”

    郭宋点点头,“我可能要外派,目前还不知道去哪里?但肯定不在长安。”

    说完这,郭宋从怀中摸出两颗宝石,一红一蓝,放在桌上推给张雷,“红宝石给侄儿,蓝宝石给侄女,让聚宝阁的玉匠做个漂亮首饰。”

    “这宝石......”

    张雷是聚宝阁的大东主,没事也研究宝石,郭宋的两颗宝石令他叹为观止,聚宝阁最好的宝石也比不上,他也不客气,直接收了起来,嘿嘿笑道:“这种好东西若错过了,老天都不会饶我!”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