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州酒楼是灵武县最大的酒楼,具有官方背景,今天朔方节度府包下了酒楼,为新到任的节度副使郭宋接风洗尘。

    夜幕初降,酒楼内喧嚣热闹,来自灵州八大家族的士绅以及节度府、刺史府的一众官员以及将领,共一百余人欢迎副使郭宋的到来。

    各大家族代表轮流向郭宋敬酒,气氛十分热烈,

    郭氏家主郭阳春心中尤其苦涩,同时还有深深的懊悔,早知道当初听儿子的劝告,把郭宋迎入家族,今天最荣耀的就是郭家堡,郭家堡也会因为郭宋而成为灵州第一豪门,可惜自己目光短浅啊!他更恨郭世昌这个混蛋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误了郭家的前途。

    望着坐在主座坦然自若的郭宋,郭阳春一阵难受,他再也忍不住,把儿子郭峙拉到一旁,他嘴唇动了两下,话却说不出口,郭峙立刻明白了,他心中深深叹息一声,早知今天,何必当初呢?

    郭峙摇摇头对父亲道:“父亲,恐怕不现实,至少现在不行,现在提出让他回归郭家,只会自取其辱,而且还会让别的家族耻笑,我建议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郭阳春心中沮丧,但儿子的话又给了他一线希望,他连忙道:“你是说,以后会有机会?”

    郭峙苦笑一声道:“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郭世昌一天在郭家,让郭宋回归就不会有任何希望。”

    “如果我让郭世昌去赔礼道歉呢?”郭阳春急道。

    郭峙还是摇摇头,“父亲,你觉得郭世昌会去道歉吗?”

    郭阳春沉默了,郭世昌这两年也开始瞄准了家主的位子,积极拉拢郭家子弟,让他去给郭宋道歉,那绝对不可能。

    这时,梁会河走过来对郭峙笑道:“三郎,我们去给郭使君敬一杯酒吧!”

    郭峙点点头,对父亲道:“一切顺其自然,毕竟他父亲还在郭家族谱中,或许会有那么一天。”

    郭阳春叹口气,只得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我们两个敬郭使君一杯酒!”

    梁会河笑道:“我得声明一点,如果郭使君还要做外援,必须是我们梁家的外援。”

    众人大笑,李慧笑眯眯道:“规则马上要改,校尉以上不能参加灵州武会,郭将军就别指望了。”

    旁边郭蕴道也感慨道:“说到改规则,听说万骑营也要求改变马球大赛规则了,六品以上武将不能下场参赛,以前从未这种说法,现在突然增加这一条,这明显是针对我们朔方军马球队,不想让郭使君参赛。”

    郭宋摆摆手笑道:“听说去年马球大赛朔方军也杀进前十六名,没有我和李季,一样能办到,以前军队人数太少,现在朔方军兵强马壮,我相信以后会一直是大唐马球场上的劲旅。”

    段秀实点点头,“关键是要选拔和培养人才,我已决定在朔方军内部每年举行马球大赛,这样各军都会重视,郭使君,包括受降城三镇也要参加。”

    郭宋哈哈一笑,“看来我上任第一件事就是组建马球队!”

    众人都跟着笑了起来,郭峙举杯对郭宋笑道:“郭家堡祝贺郭使君高升,我敬郭使君一杯!”

    郭宋虽然对郭家堡无感,但他要给死去的郭重庆一个交代,他举杯笑道:“郭家堡人才辈出,我记得郭亮就非常优秀,他已经十八岁了吧!”

    郭亮就是郭重庆的唯一徒弟,当初武会郭峙部署他为奇兵,击败了梁武,郭重庆一直对他念念不忘。

    郭峙连忙道:“他今年也以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