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宋在十天后返回了九原县,这一趟三镇巡视他足足走了一个月,回来时已经是三月初了。

    此时,丰州的冰雪早已完全融化,到处笼罩着生机盎然的春天气息,空气中弥漫着野花和泥土的清香,九原县春耕正忙,农民们赶着耕牛在一片片麦田里翻土撒种,到处是一片勃勃生机。

    郭宋并没有立即回城,在距离县城还有三里时,他转道一条岔路前往城南,他要看一看军队屯田进展。

    距离军屯土地还有一段路,郭宋便看到了一条新出现的河流,河水宽约两丈,平静地向东流淌,流入十几里外的另一条南北向主干渠中。

    这就是清淤后出现新灌溉渠,在丰州属于灌溉支渠,丰州的灌溉主渠有六条,连接南北黄河,其中永丰县两条,九原县三条,丰安县一条,灌溉主渠都是南北流向,然后有无数的支渠将主渠之间连接起来,在丰州大地上形成了网格式的灌溉系统。

    丰州的灌溉系统在东汉时最发达,后来一度消泯,隋朝又重新兴起,一直到盛唐,安史之乱爆发后,它再一次沉寂,不过沉寂的时间不长,灌溉主渠道基本上保持着盛唐时的原貌。

    只是一些支渠干涸淤塞,这条南面的支渠就是二十年前干涸淤塞的,今天再次被疏通,干涸的河床内再一次出现了波光粼粼的水流。

    郭宋带着随从沿着新河道走了数里,终于看见大片新开垦的良田,无数士兵赶着耕牛在麦田耕种播种,还有不少士兵在继续挖掘灌溉小渠,这些小渠便将河水直接引入麦田。

    这时,郭宋忽然看见李季,他带着几名文士模样的年轻人正在指点耕种情况,旁边还有一名中年男子,正在观察土质。

    郭宋连忙挥挥手,催马过去,李季也看见了郭宋,连忙带着众人迎上来。

    “使君终于回来了!”李季欣然道。

    郭宋微微笑道:“没办法,这次去三镇不是巡视,是要解决问题,所以花的时间多了一点。”

    “怎么样,士兵们愿意迁徙家人吗?”李季关切地问道。

    郭宋点点头,“绝大部分士兵都很踊跃,下面就等兵部和户部批准我们的方案,一旦方案通过,就要着手实施了。”

    说到这,郭宋看了一眼李季身后几人,问道:“这几位是”

    “我给使君介绍一下!”

    李季拉过中年男子介绍道:“这位是张农,是朔方军灵州屯田副使,有十几年的屯田经验,特来指点我们。”

    中年男子上前抱拳笑道:“早已久闻郭使君大名了,今日一见,属下三生有幸!”

    郭宋倒没有见过他,连忙客气道:“张屯田使辛苦了。”

    李季又介绍三名年轻人,“这三人是新招募的屯田文吏,充实屯田司,很快铠曹主事罗亮会出任屯田副使,他现在正在交接,明天就会来屯田司报到,以后屯田司的具体事务就由他负责。”

    三名年轻人已经知道眼前之人便是三镇经略使兼丰州刺史,三人连忙行礼,“参见郭使君!”

    郭宋微微笑问道:“你们都是丰州本地人?”

    三人都点了点头,郭宋又道:“丰州文士不多,所以现在你们有机会,希望你们抓住机会,尽快务实能干,以后才能挑起大梁。”

    “感谢郭使君厚爱!”

    郭宋笑了笑,又问李季,“现在屯田情况如何,开垦了多少土地?”

    李季苦笑一声道:“我们目标是开垦三千顷麦田,但看样子最多只能开垦一半,剩下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