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只能等明年播种了。”

    “慢慢来,把一千五百顷麦田种好,就已经很不错了,如果一亩产三百斤麦子,一年就是三十多万石粮食,不光解决了军粮,还有富余,如果全部开垦,我们还可以向外调粮了。”

    郭宋又笑问张农道:“这里的一亩地能产三百斤麦子吗?”

    张农笑着点点头,“完全没有问题,河套平原的光热和水充足,土地肥沃,土壤墒情好,灵州一亩地能产三百五十斤麦子,丰州也差不多。”

    “那现在我们还有什么不足?”郭宋又问道。

    张农想了想道:“要说不足,主要是灌溉渠没有全部布置好,不过现在已经挖掘,希望在四月之前能全部完工,四月和五月是麦田最需要水的时候,灌溉很重要。”

    郭宋立刻吩咐李季,“这件事你来安排,不行就加派人手,一定要在四月前全部完工。”

    “卑职一定办到。”

    “还有什么不足吗?”郭宋又笑问道。

    “其他大问题就没有了,然后就是仓库修建和明年堆肥的安排,这个相信你们能做好,再有就是一些细节,刚才我也给李都尉说了,水渠里要大量养鱼,鱼不仅吃水草,还能把很多病虫的卵吃掉,这样麦田病虫害的危害程度就会减弱很多。”

    郭宋看了一眼李季,李季连忙接口道:“养鱼没有问题,我已经安排好,会在四月份大量捕捞鱼苗。”

    郭又仔细参观了士兵们耕田播种情况,又询问了张农一些屯田的要点,这才离开军田返回九原城。

    他在军田里呆了一个半时辰,进城时已是中午时分,郭宋没有去军衙,而是直接回了自己府宅。

    一进府宅,只觉下人看自己的神情有些古怪,他心中着实有点狐疑,这时梁管家迎了出来,郭宋问道:“府中发生了什么事?”

    梁管家吞吞吐吐道:“我不好说,公子去内宅看看就知道了。”

    郭宋把马交给他,自己快步向内宅走去,他进了自己院子,却听隔壁院子传来小鱼娘的声音,“灵儿,你没搞错吧!眉毛怎么竖着画?”

    又听见梁灵儿笑嘻嘻的声音,“那你就不懂了,这叫峨眉彩眉,长安很流行的,又红绿黑三种颜色搭配,嘴唇只能在唇尖上涂一点胭脂,这叫点唇,两腮的粉要涂三层,非常均匀,才会有雪白如梨花的感觉,这叫雪梨妆。”

    郭宋只觉得大脑有点短路,他无法想象小鱼娘变成什么样子了。

    郭宋犹豫一下,还是穿过小门,向对方院子走去,刚走进院子,却见小娘鱼和梁灵儿穿着宫装一摇一摆地走了出来,这种宫装又叫贵妇装,胸前露出大片白肉那种,拖地翠色长裙,双臂环绕着长帛,两人头梳高髻,头发上插满了珠翠,脸上涂得雪白,就像银盆一样,双眉已经剃掉,用三种颜色在眉头画成细三角状,嘴唇尖上涂了一点鲜红的胭膏。

    两人得意洋洋从房间里走出来,小鱼娘却一眼看见了站在院子里,一脸惊愕的郭宋,吓得她尖叫一声,转身便逃回屋。

    梁灵儿也呆了半晌,转身便跑。

    其实郭宋还算是有点见识,这确实是长安后宫很流行的彩妆,身材修长,体态丰满的女子打扮起来确实很漂亮,可这两个才十四岁的小娘,论周岁也才十三岁多一点,尤其小鱼娘长得又瘦又小,她干瘦的小胸脯哪里撑得起来,却想学成熟妇人的打扮,实在是不伦不类。

    郭宋知道她们还要卸妆画眉,便喊了一声,“我去官衙,晚上才回来,你们不急!”

    他转身离开了府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