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真卿还在蝗灾地区处理灾民安置,但他的先期报告已经送到了朝廷。

    关于蝗灾处置在朝廷已经有了定论,朝会便没有再讨论颜真卿,这份报告只在知政堂内小范围传达,很快便送到了太子李适的案头。

    天子李豫已经逐渐放权,这些事情不用他过问了,直接由太子李适签署后生效。

    颜真卿的报告中主要有一个建议大力表彰丰州驱蝗成功的提案,这个需要知政堂表决,李适便来到知政堂,召集除了颜真卿以外的四位相国商议此事。

    “现在有两个问题!”

    李适指着报告对众人道:“一个问题是不是要接受颜相国的提案,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接受提案,朝廷需要拿出多少奖励?大家都说说吧!”

    刘晏举手道:“我先说两句吧!天宝八年,我在淮北经历过一次蝗灾,对灭蝗、驱蝗之难我深有体会,基本上是不可能成功的,千百万只蝗虫铺天盖地而来,就算动员全县百姓上阵灭蝗,最终连它们一成都灭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庄稼被啃食殆尽,要想驱蝗成功,必须准备非常细致,动员全体军民,大家齐心协力才有可能成功,所以丰州能成功驱蝗,我深知他们背后的艰辛。”

    韩也道:“刘相国说得有道理,丰州不仅驱蝗成功,保住了大片良田,还能救济其他州县灾民,替朝廷排忧解难,仅凭这一点,我就全力支持颜相国的提案。”

    李适点点头,又问崔佑甫和常衮,“两位相国的意见呢?”

    崔佑甫立刻表态,“我支持!”

    常衮沉默片刻道:“五位相国已经有四位表态支持了,我还能说什么,我不反对这个提案。”

    其实就算常衮反对也没有意义,这项提案在韩表态支持后就等于通过了。

    李适笑道:“既然同意表彰丰州,那我们就谈谈具体的表彰方案,我个人建议按照其他灾害的表彰方案作为参考。”

    停一下,李适又继续道:天宝二年黄河决口,博州官府率领数万军民抗击三天三夜,终于堵住了决口,那一次朝廷给了博州表彰,我建议就参照博州的方案来表彰丰州。”

    李适的提议得到了众人的一致支持,既然决定表彰已无异议,那么在具体表彰数额和方式上,大家都必须要给储君一个面子,让储君来做主。

    .........

    从中书省出来,李适直接来到了紫微殿御书房,颜真卿一共上书双份,一份是提议表彰丰州驱蝗,另一份比较重要,建议在丰州增兵。

    第二份奏折没有在知政堂拿出来,李适必须要拿给父皇决定,在鱼朝恩被剿灭后,天子李豫把军权收了回去,除非发动大规模战争,否则一般的军队调动和部署,都是直接由天子决定,可以不通过政事堂。

    颜真卿的第二个建议李适显然必须向父皇汇报。

    在御书房门口等了片刻,李适跟随宦官进了御书房,御书房内,天子李豫正在看一份奏折,见长子进来,便笑道:“皇儿有什么事需要向朕请示?”

    “回禀父皇,儿臣刚才在政事堂通过了表彰丰州驱蝗的提案,回头儿臣会写出具体方案给父皇过目。”

    李豫淡淡笑道:“表彰是必须的,既然知政堂已经通过,就不需要再给朕看了,你签署后就直接执行吧!”

    “儿臣遵旨!”

    李适躬身行一礼,又继续道:“第二件事也是颜相国的提案,但必须要通过父皇批准,请父皇过目!”

    说完他将颜真卿的第二份奏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