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军屯地,郭宋带着十几名随从正在视察明年准备扩地的情况,由军团参军主事张襄陪同,张襄年约二十七八岁,是丰州四大豪门之一的九原张氏家族的子弟,不过他不是嫡子,而是偏房庶子,没有得到张家的荫护,而是靠自己的才学考上丰州文吏。

    张襄颇有才干,短短一年时间不到,他便从三名新招募的文吏中脱颖而出,被任命为屯田主事。

    “屯田现在是两个士兵负责一顷土地,五顷土地配一头牛,到明年有批耕牛出栏,我们打算降到一头牛耕两顷土地,这样可以精耕细耕,粮食产量还能再提高一成.......”

    张襄业务很熟练,给郭宋介绍得头头是道。

    郭宋笑了笑道:“还是要算一算本钱,精耕细作、耗费的各种本钱,与最后每亩增产一成的收益来对比,是做的亏本生意还是盈利,你们考虑过吗?”

    “启禀使君,我们仔细算过帐,包括考虑了人力支出,精耕细作后会略有盈利,但更关键是,对土壤有好处,能够长久地保持高产量。”

    郭宋点点头,“我只是随口问一问,你们有这个考虑就好,我想去看看明年准备扩增的土地情况。”

    “使君请!”

    众人一路向东奔驰,奔出十几里,前面前面大片尚未耕种的空地,张襄指着空地介绍道:“从这里开始,明年我们打算再扩增一千五百顷。”

    “全部用来种植麦子?”郭宋问道。

    “目前是考虑全部种麦子。”

    郭宋沉吟一下道:“明年春天,我打算开始种植葡萄,我特地请灵州最好的果农来看过土地,他们看中的就是这片土地,我准备过两天再谈这件事,正好今天你说到扩田一千五千顷,我就给你提一提此事。”

    张襄犹豫一下问道:“是使君私人种植葡萄吗?”

    郭宋摇摇头,“不是我私人种植,是官府种植,我在考虑由官府和军队置换土地,在这里开辟葡萄园。”

    “卑职觉得应该问题不大,事实上,现在这些土地还不属于军队,属于丰州官府,要明年才正式移交,应该很好解决。”

    郭宋点了点头,微微笑道:“张主事是张校尉的侄子吧!”

    “回禀使君,是族侄!”

    郭宋又意味深长地问道:“既然是族侄,为何想到要检举他?”

    张襄脸色大变,颤声道:“卑职不明白....使君在说什么?”

    郭宋取出检举信,“这封信不是你写的吗?”

    张襄如雷轰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郭宋又淡淡道:“现在只有你知,我知和谢县令三人知道,如果你坚决不承认,那只好把张文龙找来对质,那就是四个人知道了。”

    张襄长叹一声,“没错,这封信是我写的,希望使君不要对质,否则家族不会容我。”

    郭宋见他承认,便道:“那你说说看,为什么要举报自己族叔?”

    张襄半晌道:“我若说是出于正义感,这件事和家族内部的斗争有关,我无法回答,恳请使君不要让我为难。”

    “好吧!我不问这件事,那你信中所说之事是否属实?另外,我还需要别的证据。”

    “回禀使君,卑职的举报完全属实,这十户人家前天已经拿到了土地,名义上是他们的土地,实际上是张文龙的土地,这十户奴隶变成了张文龙的佃农,至于使君要的证据,我可以把张府的奴隶清单拿一份给使君,上面有这十户奴隶的名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