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晃到了二月初,二月初的金山依旧被白雪覆盖,不过厚厚积雪已经消退了大半,只剩一层薄薄的冷雪。

    天气依旧很寒冷,但从南方吹来的暖湿气息已使草原上的嫩草悄然出芽。

    在金山西北部一座不大的牧场内,生活着三千余户牧民,这些牧民是薛部落的一个分支,他们牧场不大,也没有河流,属于条件比较差的牧场。

    但在两年前,他们生活在金山南部一座富饶的大牧场内,过着衣食无忧的富足生活,怎奈他们部落首领薛察柯率军抢掠丰州的惨败,损失了一万五千余人,使他回来后遭到严惩,不仅被免去万夫长之职,他父亲留给他最好的牧场也被没收,分给其他部落弥补损失。

    他则带着本部落三千余户牧民向西北迁徙,来到这片条件比较艰苦的牧场安顿下来。

    薛察柯一直在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去年秋天是一个机会,可汗已经决定派一万骑兵偷袭丰州,可惜思结部大军压境,可汗不得不又取消了偷袭计划。

    那今年春天呢?

    今年春天同样是一个机会,可汗会不会再度出兵?

    这几天,薛察柯一直焦躁不安地等待着牙帐那边的消息,如果可汗出兵,他一定率领本部落骑兵为前锋,横扫丰州,血洗前年的奇耻大辱。

    薛察柯在大帐内心烦意乱,坐不下去,他索性骑马在牧场里四处巡视。

    三千户牧民都住在一起,四周数十里范围内都是他们的牧场,春天即将到来,牧民们也格外忙碌,主要是照顾那些已经怀了身孕,很快要产下羊羔的母羊,另外,所有的羊都在羊圈里,每天都需要人工喂养,非常繁琐劳累。

    这时,薛察柯隐隐听见了叮叮当当的打击声,他立刻调转马头,向传来打铁声的大帐奔去。

    在一座并不算大的营帐内,炉子里火燃烧正旺,一名年轻的汉人模样的男子正卖力地给炉子鼓风,在案板前面,一个身高至少六尺六的彪形大汉正赤着上身奋力打铁。

    六尺六就是今天的两米,这个大汉不仅高,而且体格强壮,像头极为强壮的公牛一样,不过双瞳微蓝,双眼深凹,鼻梁高挺笔直,脸庞轮廓分明,是个西方粟特人的模样。

    如果郭宋见到他,一定会大吃一惊,当初他刚到灵州,通过比武的方式赢了粟特人李安德,用铁木剑换取这个彪形大汉的自由。

    没错,这个大汉就是当年李安德的奴隶康保,他的真名叫阿什.达尔罕,出身康国贵族,他曾是粟特十万联军的副统帅,结果的大军被黑衣大食军队击败,达尔罕成为俘虏被卖作奴隶。

    大食军队攻克撒马尔罕,大肆抢掠,他的家族也毁了,妻女都被掳去遥远的西方。

    达尔罕获得自由后,立刻赶回撒马尔罕,利用各种线索寻找妻子和女儿的下落,寻找了整整四年,最终一无所获,他的妻女很可能被贩到更遥远的埃及当奴隶了,或者就死在大海之上。

    找不到自己妻女,达尔罕也无家可归,他便决定返回大唐报恩,他已经快记不清恩公的模样,但恩公的名字他却牢牢记在心中,叫做郭宋,在灵武县。

    去年十一月,他经过金山时遭遇了暴风雪,便在眼前这个部落暂时落脚,靠他精湛的打铁技艺,获得了一顶帐篷和过冬的粮食。

    薛察柯挑开帐帘走进来道:“达尔罕,你就不能晚几天在走吗?我们还需要你再打三百把剑。”

    达尔罕不为所动,冷冷道:“一个冬天,我已经帮你们打了一千把剑了,还不够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