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忽然变得一片寂静,刚刚还在为孙灵子加油助威的紫霄系道士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会是这个结果,简直令他们瞠目结舌。

    紫霄天宫的一群真人倒不奇怪孙灵子被击败,大家都看出孙灵子的武艺不如这个年少的野道。

    只是真人们都没有看清郭宋是怎么闪过那一剑,只感觉眼前一花,郭宋就移位了。

    就连白云真人也没有看清郭宋是怎么躲过那一剑,他蓦地站起身,脸上震惊异常。

    武妙真人忽然咬牙切齿骂道:“这个狗杂种,又伤人了!”

    他刚要冲上去,白云真人忽然暴怒,一把抓住他的道髻向后一甩,武妙真人被摔出一丈多远,他慌忙爬起,紫金道冠斜挂在头发上,狼狈不堪。

    他心中十分惶恐,不知道师父为什么暴怒?

    “你教出的狗屁徒弟第一招就被别人废了,你还居然看不出来,只知道收徒弟的银子,要你何用?”

    白云真人怒气未消,又指着武妙真人道:“从明天开始,革去你的玄虎宫住持,罚在天殿面壁三年。”

    武妙真人顿时面如死灰,低下头一句说不出来。

    决赛早已宣布过伤亡不究,所以文妙真人没有在意孙灵子受伤,直接宣布郭宋获胜,野道们一片欢呼,四个野道三个过关,这个结果还真不错。

    郭宋跳下看台,快步向木真子和甘雷奔去,甘雷站起身迎上前,重重拍了拍他的后背,以示对师弟为自己报仇的感激。

    木真人却重重哼了一声,不满地瞪着他道:“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你的心胸就只有核桃那么大!”

    郭宋挠挠头,笑嘻嘻道:“师父,说到核桃,后山那几棵核桃树去年落果不少,弟子明天去捡一筐回来。”

    木真人拿他没办法,只得转过身去,不理睬他了。

    旁边烈火真人却向郭宋竖起大拇指,“居然把孙灵子干掉了,小家伙,这次进前十没问题!”

    “师伯,我离张师兄还差得远呢!”

    “哎!你别谦虚了,你的张师兄还是不如你,你师父说得没错,你的悟性最高。”

    “这话我没说过!”木真人在一旁赌气道。

    烈火真人悄悄指了指木真人后背,向郭宋和甘雷做个鬼脸,三人都别过头暗笑。

    这时,小鹰忽然发出一声清鸣,盘旋飞起。

    郭宋暗喊糟糕,这小家伙要给自己梳头了。

    他连忙起身道:“师父,我去上个茅厕!”

    他转身便向僻静处奔去,刚绕过一堵墙,小鹰一收翅膀,俯冲向下,又张开翅膀,准确地落在郭宋的头上。

    ‘啾啾!’

    小鹰不满地在他头发上挠了两下,郭宋顿时披头散发。

    “猛子,回去睡觉,这边不能玩,听到没有!”

    郭宋语气比较严厉,几乎是训斥,小鹰头歪动两下,忽然在他肩膀的野猪皮狠狠啄了一下,一下子飞上天空,连盘旋也没有了,头也不回地向清虚观飞去,它也生气了。

    尽管野猪皮挡住了尖利的鹰喙,但重重一下敲击还是让郭宋感到一阵疼痛,他捂着肩膀望着小鹰远处方向暗骂道:“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混蛋!”

    郭宋收拾小鹰虽然在角落里,没有其他道士看见,但天殿顶上却有三双眼睛在注视着他。

    “有意思,那只鹰居然是小野道养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