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这里就是你住的房舍了!”

    管家带着郭宋来到外围一间空院前,推开一扇破门,探头向里面看了看,“有点破旧,收拾一下就好了,被褥什么的,过些日子我再给你想想办法,反正天也暖和了,你就先委屈一下吧!”

    他给身后家丁使个眼色,家丁连忙放下一只干瘪的口袋。

    “这是你这三个月的口粮,省着点吃,我平时很忙,没有什么事情尽量不要来找我。”

    “你可以走了!”

    郭宋冷冷回了一句,他算是领教了郭家的家风,居然把他当作叫花子一样打发,看来他的前身在郭家连偏房庶子都不如。

    二管家见他语气冷淡,便撇撇嘴道:“郭家粮食也不多,不定每月都有,我看你长得这么壮,可以去街上找点事情做,养活自己应该没问题。”

    郭宋淡淡道:“我自己会安排。”

    “这青驴,要不就放到牲畜棚去吧!”

    二管家咽了口唾沫,他早就看中了这头大青驴,嘴上说着,手便伸向缰绳,却被郭宋一把捏住了手腕。

    “啊!”管家凄厉的惨叫一声,仿佛骨头都要裂开了。

    郭宋松开他的手,哼了一声道:“多谢你的‘好意’,快滚吧!”

    二管家恶狠狠地盯了他一眼,连滚带爬地跑了,家丁也跟着他飞奔而去。

    郭宋推开破烂的院门,牵着大青驴进了院子,院子很小,也就一丈见方,中间有一副碾麦的石磨,左边角落有口水井。

    房舍和院墙一样,都是用泥土夯成的,不知有多少年了,墙体发黑,外墙泥皮几乎都剥落,露出里面混合着麦秸的泥坯,墙角下方则覆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硝土。

    房舍没有门,省去了推门的麻烦,也没有窗,他必须弯着腰才能走进房间。

    房顶没有瓦,是用茅草和木板铺成,很有一种粗犷的田园气息,大片阳光透过屋顶的缝隙照入房内,使房间里倒也显得亮堂。

    屋子有大小两间,小的一间估计是厨房什么的,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大的一间是卧室,里面就只有一座破烂的土炕,旁边还有一张三条腿的小桌子。

    郭宋里里外外搜了一圈,那条三条腿的桌子竟是这院子里唯一的家具。

    房间虽然很破烂,但他从未想过要在郭家久住,暂时住几天,把事情办好了他就离去。

    “你真的姓郭?”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

    郭宋连忙回头,只见隔壁墙头趴着一个小胖子,大概十五六岁,长一对招风耳,一双眯缝小眼,一张圆乎乎的大胖脸白里透红,正好奇地打量他。

    “我是姓郭,怎么了?”

    郭宋微微笑道,他眼中的冷淡消失了,脸上带着和善的笑容。

    “这里是外人住的地方,如果你姓郭,那肯定和他们郭家没什么关系。”

    “是没什么关系!”

    “你是道士?”胖少年打量一下他,又好奇地问道。

    “以前是道士,你…….住在隔壁?”

    “认识一下,我姓施,大家都叫我施小胖,其实我一点不胖,脸上都是浮肿,你看,一按就有一个窝,是饿的。”

    “老娘天天做饭伺候你,你居然敢说自己饿得浮肿?”施小胖身后忽然出现一个胖大的中年妇人,双手叉腰,满脸恼怒地盯着他。

    ..........

    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