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度使府临时改变武会规则,却得到了各家族各武馆的一致支持,能够获得更多资源,被淘汰的家族能够又有机会争夺骑射团体魁首,大家当然拥护。

    大家纷纷发言,意见渐渐统一,从明年开始,灵州武会改为剑会和弓会,擂台赛比剑归为一类,步弓和骑射归为一类,设两个榜单。

    当然,今年来不及改变了,就按照节度府的规则来实施。

    骑射大会将在后天举行,大家纷纷赶回家族选拔参赛子弟。

    梁会河却不是太高兴,新规则对梁家不利,梁家步弓没有发挥好,只得了一百零八分,郭家是一百一十二分,超过梁家四分,林家更是一百一十五分,超过梁家七分,而骑射只能上场三人,总成绩只有三十分,梁家很有可能会在三强赛中垫底。

    房间里,梁韫道淡淡道:“步弓本身就是我们发挥不好,也不能怪别人,既然规则已经定下来,那就不要抱怨,尽力在骑射中发挥出色,我们也算尽力了。”

    梁会河叹口气道:“林家也会受影响,林泰和林凤受伤,骑射肯定也不能参赛了,要知道林泰的骑射可是灵州八堡子弟排名第一,我觉得可能会是郭家笑到最后。”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关键是要选拔出梁家参加骑射的子弟,你应该心里有数吧!”

    梁会河点点头,“除了郭宋外,梁武骑射也不错,还有梁驹儿和梁苍也还可以,两人骑射水平在伯仲之间。”

    “那明天就让两人比一场,胜者参加骑射比赛。”

    梁会河犹豫一下道:“大哥,我有点担心郭宋。”

    “担心什么?”

    “大哥忘了么?之前我们和他谈,他替梁家出战也是不包括骑射的,他好像不太愿意参加骑射。”

    梁韫道眉头一皱,“为什么?”

    “一旦他参加了骑射,他就要上朔方节度府的备将名单,必须要为军队效力,他好像不太愿意。”

    梁韫道沉思片刻道:“我去和他谈一谈再说。”

    ……….

    入夜,梁韫道拿着一卷宣纸来到了客院,客院里又多了一名客人,是梁韫道的老友,盐州录事参军刘基,刘基是曹州人,任期届满被调回京城,他正好路过灵州,便来看望一下老友。

    此时,两人正坐在郭宋的书房里相谈甚欢,刘基年纪不算太老,四十五六岁左右,相貌清朗,十分健谈,这年头武风强盛,尤其是边疆地区,难得遇到一个有学识的年轻人,而郭宋也从刘基这里得到了大量的唐朝信息,两人颇有点相恨见晚的感觉。

    梁韫道走进屋,呵呵笑道:“没想到你们两人倒挺聊得来。”

    刘基起身笑道:“郭公子年纪虽少,但见识广博,学问也极好,好几首失传的李杜之诗他居然也知道,我算是长见识了。”

    郭宋也起身谦虚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聆听前辈教诲,我也收获颇丰。”

    梁韫道微微笑道:“既然如此,长青就多住几日。”

    刘基连忙摆手,“薛延陀骑兵马上就要杀来了,君子不立于危墙,我还是赶紧逃命要紧!”

    梁韫道也是说说而已,明天是最后一次离去的机会,刘基当然要走,怎么会留下来。

    他又对郭宋笑道:“上次说好的,今天我特来求字!”

    刘基眼睛一亮,“郭公子书法精妙,我也顺便求一幅字。”

    郭宋谦虚两句,便欣然道:“既然两位长辈不嫌我字体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