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西受降城之时,李晋阳的身体明显好了很多,也常常开窗与郭宋有说有笑,他尤其对猛子感兴趣,几次暗示愿意买下猛子,但都被郭宋一笑婉拒。

    郭宋已经猜到他是皇族一员,但一场安史之乱已经将大唐皇族的尊严撕得干干净净,杜甫在诗中描绘了长安城破后皇族子弟的惨相。

    腰下宝青珊瑚,可怜王孙泣路隅。

    问之不肯道姓名,但道困苦乞为奴。

    所以就算他是皇族,郭宋心中对他也没有太多敬畏,其实不仅是郭宋,就算是李安、韦平这样的随从,对李晋阳的尊敬有之,但要说对李晋阳畏之如虎,或者说把他当神一样高高供起,那也绝对不可能。

    安史之乱彻底打乱了大唐的尊卑秩序,连普通老农也能骑毛驴进大明宫含元殿里走上几圈,还能指望大唐百姓对皇族们有多少敬畏之心?

    郭宋之所以把白狼皮送给李晋阳,还是因为他开价五千贯钱,白狼皮对郭宋本身意义不大,他也不需要,他就想拿去长安卖个好价钱,既然李晋阳愿意出高价买下,郭宋又何乐而不为?

    至于他嘴上说把白狼皮送给李晋阳,那只是客气,就比如你很喜欢朋友戴的和田籽玉,说想花钱买下,朋友肯定会很大气地取下来说喜欢就拿去,绝不会谈钱。

    当然,人家只是客气话,可别真以为朋友是送给你,这是人家含蓄地告诉你,籽玉不卖,当然,如果只是几十块钱的东西,那就另当别论了。

    郭宋当然知道李晋阳不会好意思白要自己的东西,所以李晋阳把一座三亩的小宅作为谢礼送给他时,他也毫不客气收下了,既得了人情,又交了朋友。

    三亩宅子在长安可不便宜,尤其是平康坊、宣阳坊这样的核心地段,更是有钱也买不到宅子。

    商队一路北上,穿过阴山,进入大草原,朝行夜宿。

    这天下午,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浑义河,这是一条清澈透底的大河,但河流并不长,只有五百余里,但河流两岸却是最肥美的草原。

    李安用马鞭指着河水笑道:“看到浑义河就知道距离思结牙帐不远了。”

    牙帐就是大酋长的王帐,相当于思结部落的都城,要知道思结部占地辽阔,疆域超过千里,分布着数百个小部落,而牙帐总是会设在草地最肥美之处。

    郭宋见远处分布着一群群的羊,骑马的牧民不断飞驰而过,还有一顶顶穹帐,靠近河流的人口确实比别处要稠密一些。

    就在这时,远处隐隐传来了连续急促的号角声,众人不由一怔,怎么会有号角,难道思结大酋长知道他们到来,准备迎接他们?

    还是李安的经验丰富,他脸色一变,立刻道:“赶紧掉头后撤,快走!”

    “安叔,发生了什么事?”护卫队正韦平问道。

    “这是表示有敌人入侵的号角声,很可能北面发生了冲突,我们先退避,然后再了解情况。”

    这显然是明智的决定,车队立刻调头,向南面而去。

    郭宋却没有跟随南撤,他回头对李安道:“安叔,你们先走吧!我去看看情况。”

    不等众人回应,他催马便向北面疾奔而去。

    李安大急,刚要叫喊,李晋阳却阻止了他,“安叔,让他去吧!他不会有事的。”

    李安无奈,只得眼睁睁地望着郭宋奔远。

    …………

    郭宋纵马疾奔,奔出二十余里,却见千余名骑士在草原上激战,他们装束都一样,穿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