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宋着实有点无语,他猎杀白狼王不过是为了救人,最后却变成了思结内战爆发的契机。

    木满合已经告辞而去,郭宋心中闷得慌,他走出大帐,望着天空翱翔的十几只苍鹰,猛子似乎如鱼得水,不断发出清脆的鸣叫声。

    “你的鹰好像找到了故乡!”

    李晋阳出现在郭宋身边,眺望着天空的鹰群笑道:“看得出它很兴奋,如果它要留下来,你舍得吗?”

    郭宋淡淡笑道:“我的鹰和我一样,都是自由的,我从来没有挽留过它,只要它愿意,它可以留下来。”

    “郭公子,我们走一走吧!”

    郭宋知道他有话对自己说,便点点头,背着手向不远处的河边走去。

    “我很抱歉,白狼皮我并没有打算拿出来,是韦平向对方吹嘘时说漏了嘴,我也没想到他们会看得这么重,竟然会涉及到战争。”

    郭宋摇摇头,“你不用道歉,在西受降城时我就预感到会有今天,这是天意!”

    “那么说,你答应他们了?参加他们的战争。”

    郭宋还是摇摇头,“他们的战争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要去阿布思救我的兄弟,正好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

    两人走到河边,望着眼前白亮亮的大河,李晋阳又缓缓道:“你应该猜到我的身份了吧!”

    郭宋笑道:“安叔说你是东家,那你当然是皇族,这个不用猜,只是我想不通你来草原做什么?开始我以为你是出使,但后来想一想,出使可是很正规的事情,哪里会像你这样,简直就是出来游玩。”

    李晋阳苦笑一声道:“其实你说对一半,我确实是出使,奉天子之令,来调查边疆和草原的情况,薛延陀的重新崛起让天子深感忧虑,一旦薛延陀称霸草原,大唐北方就不会安宁了。”

    “既然如此,皇帝为何不增兵灵州,直接把薛延陀消灭在灵州城下?”

    “你以为天子就可以随心所欲,想出兵就出兵?”李晋阳冷哼一声道。

    “难道不是吗?”

    李晋阳摇摇头,“就算天子想出兵,也会受各个方面的掣肘,文武百官反对、兵源不足、财力困难、军资短缺、粮草不足、百姓厌战等等,天子想加强北方边疆的军事防御,一群宰相就会跑来哭诉,朝廷财力即将崩溃,实在负担不起,或者痛诉边疆军权过大,会出现第二个安禄山,否则,天子又何必让我这个皇族亲自来调查边疆和草原的情况?”

    虽然李晋阳没有明说,但郭宋却听懂了他的弦外之音。

    “你的意思其实是说,朝廷其实是担心朔方军兵力过重,段秀实会成为第二个安禄山,所以才不肯给灵州增兵?”

    李晋阳叹口气,“我说过,原因是多方面的,这也是原因之一,不过安禄山倒不至于,但灵武那块土地确实很容易产生割据势力。”

    “晋阳兄找我,不会就是和我谈这些吧?”

    李晋阳沉吟良久道:“其实我是来劝你答应思结部的请求,思结都督找到我,希望你能参加他们的战争,我告诉他,我只能尽力劝一劝你。”

    郭宋笑了笑道:“实际上我已经答应他们了,我给他们开出的条件是,战争结束后,将所有汉人释放回大唐,当然,如果他们不愿走,那也不勉强,对方也一口答应。”

    李晋阳又道:“其实我也很想了解这场思结部和阿布思部之间的战争,我希望能得到最详实的一手资料。”

    “晋阳兄太高看我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