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正亭走到刘王子面前,厉色道:“刘王子,我认得你!虽说你刘家在九龙镇有权有势,目中无人,但我火龙村也不是好欺负的!九龙镇周边有魂客的村庄,用一双手也数的出来,我火龙村就在其中。你在我火龙村撒野,是欺负我火龙村无人么?”

    刘王子冷笑道:“殷正亭,我已经是阶下囚了,还说这些有什么用?要杀要剐,爽快一点。”

    殷正亭哪里敢动他。他是刘子昂的小儿子,若真把他在这里杀了,刘子昂绝对会迁怒火龙村,到时候刘家人杀过来,他火龙村也是挡不住的。

    火龙村虽然现在已明摆着站在了赵家那边,但也只是协助而已,要让他们真正动手宰杀刘家的人,他们还没那个胆子。

    见殷正亭被自己一句话就堵了回去,刘王子得意的笑了起来。

    他望向杨凡,道:“杨凡,你真的不杀我?若是不杀,我可真走了。”

    这一会功夫,他力气恢复了一些,正缓缓的站起来,轻轻的挪动着脚步。

    “你过来要夺我弟弟的人头,他的人头保住了,你的人头难道还想带走么?”

    杨树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来。接着,三个乌黑的剑梭破空而出,并列飞行,组成了一块宽阔的剑刃,转瞬间飞刀刘王子的眼前,从他喉间掠过,激起一阵血雾,最后没入黑暗的尽头。

    月光从乌云中溜出来,照耀着地下惨白的画面。一具无首的身体还站在草地上,踉跄的退后了几步,方才倒下。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在草地上滚了几圈,离那尸身越来越远。

    “啊!”

    殷千紫这些小辈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发自本能的退后了几步。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生命就这样在眼前被终结了,还是用这种残酷的方式。

    和殷千紫这些小辈比起来,杨树却无比淡定,反而还朝那血淋淋的尸体走去,手一招,那三个剑梭从黑暗中飞驰而来,钻入他的袖中。

    杨树望着那颗人头,满意的说道:“很好,这三星魂器很好用,今天第一次开光见血,tú shā的就是一个魂客。”

    这些天来,每次聚会喝酒杨树都在场,火龙村的人们把关注的目光都放在了新英会的冠军杨凡身上,倒是没有特别去注意杨树。

    在他们心里,杨树就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平时挺随和,安静,偶尔拿赵无忌来调侃,开开玩笑。他带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亲切,也是那么的温和。

    可他们现在只是看着杨树的背影,就感受到了一股冰寒入髓的寒意。这股寒意从脚底升起,迅速的蔓延全身。就连殷正亭这位年过半百的魂客,也为杨树的举动而感到心里发寒。

    这个平日里随和亲切的男人,居然是这样一个杀伐果决的人!

    杨凡惊呼出声,喊道:“哥!你怎么把他杀了!”

    杨树淡淡的说道:“他要杀你,我当然就要杀他。”

    杨凡道:“他已经废了,可以留他一命的。”

    杨树转过身,冷冰冰的盯着杨凡,严厉地说道:“小凡,你最好记住我今天的话。对亲人和朋友,你可以最大限度的挥洒你的同情。对待敌人,就绝对不能让同情这个东西蹦出来作祟!任何被你打败,在你脚下受到侮辱的人,若是还活着,都有可能成为日后致你于死地的存在!”

    杨凡脸色惨白,浑身不停的颤抖着。从小到大,哥哥的话他一直都记在心里,他也从未对哥哥有任何质疑。

    但今天这番话,却如同一阵阵尖刺,刺痛着他的内心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