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病床上,大病初愈的秦轲,正津津有味地翻阅着手中的二十四史。

他的临铺,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萌萌,睁着大眼睛,目光始终落在面前那张稚气刚褪的脸上,仿佛要从中看出花来。

“秦轲哥哥,你真的是从战国的时候穿越过来的?”

看了一会,萌萌笑嘻嘻地问道。

这个问题,她今天已经问了第八遍,自从得知临铺的大哥哥是从战国穿越过来的,萌萌就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虽然每次都得到同样的回答,但是她依旧乐此不疲。

“当然是的,我荆轲好歹也是一代大侠,难道会骗你这个女娃娃不成?”

这位躺在病床上的秦轲,真是从战国穿越过来的。

当时在秦王的大殿上,图穷匕见,他拿起匕首,正准备干掉那个暴虐的秦王时,一股能量漩涡猛地自桌上的督亢地图中暴涌出来,瞬间将其吞没。

等到荆轲再醒来时,秦王奢华的宫殿已没了踪影,触目皆是白色,一间宽阔的房间,还有大大小小的针管插在他的身体上,丹田内的真气早已凭空蒸发,几十年的修为毁于一旦。

他的灵魂穿越了,附着在一位姓秦名轲的人身上。

和他一起穿越过来的,还有一柄徐夫人的匕首,一张督亢地图,不过这地图不完整,只有原图的四分之一。

秦轲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慢慢接受穿越的现实。

他只是在穿越的第一天,和身边的几个人提起过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就连他名义上的父母都不相信,一个劲的说儿子是着了魔。

只有这个可爱的萌萌,听得津津有味,所以碰壁之后的秦轲,就不再提起此事,因为他有时也不敢相信穿越这事。

二十四史,秦轲已经看了十几遍了,每次看,他都有一种温故知新的感觉。

尤其是在看到自己刺秦失败,最后惹得秦王出兵灭燕这一段,总是潸然泪下,大呼“荆卿有负太子!”

“秦轲哥哥,为什么你的穿越故事和我看的小说不同呢?

那些牛掰的主角都是从现代穿越到古代,带着无与伦比的数据系统,穿越的国家也挺多的,比如穿越到三国,五代十国,唐朝之类的。

古人穿越到现代还真少有唉,我看过的书中,只有一本《武林高手在校园》是的,主角好像是宋朝的,不过史书没有记载!”

望着萌萌那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秦轲是满头黑线,这个小女孩思想比他前卫许多,很多现代话他都听不懂。

虽然这一个月,他一直努力看书,看新闻,试图赶上现代人的步伐,但是,思想的落后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赶上来的。

至少现在,秦轲看到电视,知道里面的人不会爬出来;知道住的地方叫医院;知道病人吃的是西药,中药快要在中国消失了。

秦轲身为一代侠客,又是出生在百家争鸣的战国时代,思想格外的开放,况且他生性豁达,在陋室也能安家,穿越的事当然不值一提。

其实就算提也没用,除了萌萌,没人会相信他的胡话。

不过回去的事,他一直没有放弃。

虽然已经知道秦国最终统一了六国,结束纷争,但他还是要回去,作为一个有担当的侠客,他不能抛弃燕人的期许。

回去刺秦,还有一线希望;不回去,秦国的铁蹄必将在燕国国土上肆意地践踏,这是秦轲所不能容忍的。

可是穿越的事太过离奇,以至于到现在秦轲都没能找到回去的方法,他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那被分成四份的督亢地图上。

“萌萌,你又在胡闹了是不是?”病房的门打开了,一位妙龄少女提着保温筒走了进来。

萌萌笑嘻嘻地说:“没有啦,姐姐,萌萌很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