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水镜黯然,大秦剑阁的苍九华很是聪明,他此来的目的,恐怕是为了试探元朔的虚实。

  倘若元朔依旧虚弱,那么便向元朔动兵。倘若元朔强大起来,那么便寻找机会,让元朔陷入内乱和内斗,从而让元朔继续陷入虚弱之中,无法崛起。

  这才是大秦派来使节的目的!

  裘水镜尽管看出这一点,却有一种无力感,因为元朔国朝廷之中能够开眼看世界的,的确不多!

  有人顽固守旧,看不清世界的变化,依旧抱着老祖宗那一套一成不变,新不如旧,言必称古;

  有人完全被击垮了道心,觉得元朔的就是落后的,什么都比不上外国,建立在元朔文化文明基础之上的功法神通都应该丢得一干二净,元朔的文化文明也应该丢得一干二净;

  更有人跪外国,哪怕是野蛮人一样穷国小国,也觉得对方是人上人,遇到了便要跪下来叩拜一番,高呼洋人老爷以表敬意;

  朝堂中还有人像是墙头狗尾巴草,风往哪儿吹便往哪儿倒,看似中庸中正,实则没有任何原则,然而落井下石倒是一把好手。每当人掉进井里,他总会第一个跑过来砸上几块石头正义凛然的痛骂几句,表示自己永远站在正义这一边,当然谁站在井外谁就是正义;

  这里面更有甚者,觉得倒向外国也没有关系,不就是皇帝吗?外国人来做,似乎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能够保证他们的利益。平日里自己的利益,哪怕是鸡毛蒜皮,稍稍受损,便咋咋呼呼,大声嚷嚷,觉得有天大不公。

  就算是元朔国遇到危难,为国捐一点,他们也是一毛不拔的,浑然不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

  裘水镜处在这样的朝廷之内,常有一种空有一身本领而无处使的感觉。

  他这次回京,看似风光,皇帝重用,实则是孤身一人拖着一艘破船在火海中前行。

  而船上挤满了幸灾乐祸等着他被烈火烧死的看客,却浑然不知破船随时可能四分五裂,让他们也坠入火海。

  “万万不能让大秦使节看出元朔比三十年前更加虚弱!”

  裘水镜微微一笑,淡然道:“我元朔乃是上邦,只是一时不查被你们反超而已,既然而今已经警醒,自然多是开眼看世界之人。别人不说,你身边便有。”

  苍九华凛然,看向白月楼,白月楼毕竟是圣人弟子,卖相极佳,在朔方常年有数百年轻男女簇拥追随,自然有一种不凡气度,颇为唬人。

  苍九华心中冷笑,向苏云看去,只见苏云长相比白月楼耐看,但此刻却又不知因何发呆走神,于是收回目光,又落在白月楼身上。

  白月楼微微一笑,心中暗暗叫苦,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这些年来,皇帝陛下治世,文治武功都功盖当世,早已不是海外番邦所能欺辱。苍师侄,你是使节,我不为难你。陛下。”

  裘水镜转过身来,向金銮殿内躬身,声音堂堂贯耳:“大秦乃海外之国,突然暴富,不识上邦礼仪。金銮殿乃群臣朝觐之所,海外番邦岂能登堂入室?有辱上邦斯文。陛下在殿外接见,也是礼数。请陛下移驾。”

  他话音落下,殿内便传来帝平的声音,笑道:“太常所言极是。起驾。”

  文武群臣躬身,相继退出金銮殿。

  这些文武大臣分为两列,按照官阶高低排序,沿着金銮殿的台阶分立两旁,静静等候。

  元朔以黑红为美,朝中文臣武将身上官府多是黑色为底,红色绶带,或以红线在身上绣着各色神兽图案。

  又有金吾卫搬动龙椅,搬到殿前,那龙椅的扶手上,两条娇小的金龙突然游动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