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云目光落在梧桐的脚丫上,闻言这才抬起目光,瞥她一眼:“你怎么知道水镜先生会堕落?水镜先生的心境修为极高,不至于堕入魔道。”

  梧桐饶有兴趣道:“苏士子,要不要赌一赌?”

  莹莹连忙从他怀里钻出来,在苏云耳边悄声道:“别和她赌!我也不信水镜先生会堕落,已经和她赌了!”

  苏云充耳不闻,断然道:“我和你赌!”

  莹莹扶着额头,叹了口气,心道:“人魔最擅长玩弄人心,和她赌人心,真的会输得很惨。苏士子已经输了一次,这次恐怕要输第二次了……”

  她有些忧心:“我多半也要输……”

  梧桐悠然道:“好,我们便来赌一赌,裘水镜是否会变成一个为达目的不择一切手段的人,赌他是否会一步步放弃自己的原则,渐渐变成他最厌恶的模样。”

  苏云目光向下方的丞相府别院看去,风轻云淡道:“梧桐,我们赌注是什么?”

  梧桐道:“若是我赢了,我要去你眼中天门镇,你打开天门让我进去!”

  苏云心头微震,回头深深看她一眼,微笑道:“梧桐,只有两个人知道天门后有这么一个世界,一个是我,一个是莹莹,我并未告诉第三个人。那么你是如何知道,我的眼中烙印可以进入那个世界的?”

  莹莹也是心头一跳,她曾经跟着苏云进入过天门后的世界,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那个世界蕴藏着可怕的秘密!

  “人魔梧桐的来历很可疑。一百五十年前,她与真龙同时坠入天市垣,真龙并非是这个世界的生灵,那么梧桐也可能并非是这个世界的生灵!”

  她心中默默道:“可能她与真龙一样,都是来自其他世界!若是如此,她可能知道天门后那个世界的秘密,因此她故意挑起这场对赌!”

  梧桐没有回答苏云的问题,道:“那么,你的要求又是什么?”

  苏云没有继续追问,想了想,道:“倘若水镜先生抵御住魔性,便是我赢。那时,我需要你把你知道的关于天门后世界的秘密,分享给我。”

  莹莹心里欢呼一声:“苏士子果真聪明,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梧桐沉默片刻,目光落在丞相府别院的裘水镜和薛青府身上,似乎在衡量裘水镜的魔性,突然道:“好!”

  她这个“好”字刚刚出口,别院中的裘水镜与薛青府同时出手。

  裘水镜手中的纸伞旋转飞起,从别院中越升越高,伞下竟是无数块小小的方镜,纸伞重组,方镜铺开,在天空中形成一个方圆数亩的镜面。

  伞下的丞相府别院中,征圣境界的裘水镜和原道境界的薛青府,终于第一度交锋!

  此时的薛青府是他名义上的父亲薛今朝的面目,所施展的功法是薛今朝的成圣功法,天市穹罗,身后浮现出天门鬼市的异象,重重叠叠的宫殿房屋,无数鬼神,屹立在鬼市之中。

  薛青府的稀奇古怪,最为奇特的一点便在于,他动用谁的面具,拥有的便是谁的功法神通。

  薛今朝是他第二个面具,仅次于薛家三圣的第一圣人薛公卿,其人所擅长的天市穹罗,是感悟天门鬼市所开创的功法神通,威力奇大!

  只是这门功法无法达到显学的程度,对资质悟性的要求不高,因此传播不广。

  他的神通以丞相府别院为中心,爆发开来,霎时间丞相府别院四周的一条条街道的建筑似乎陡然发生变化,化作了天门鬼市,无数鬼神在街道上发起冲锋,手持各种灵兵,向别院中冲去!

  东都的街道两旁,阴影之下,是这一夜观战的人们,尽管所有人都是高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