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云在黑暗中继续寻找,又找到几个青鱼镇,然而依旧是幸灾乐祸的居多。

  最终,苏云寻到应龙所居的青鱼镇,他并没有进去,只是远远看了一眼。

  “没有人搭救应龙老哥,那么便由我来救!”

  苏云开始原路折返。

  或许黑暗中有更加便捷的道路,但是原路折返是他最大的能力,他最擅长的便是记忆,这几日他清晰的将来往的路径记下。

  “就连天门鬼市我走一遍也可以记下,更何况这里?”

  三足金乌降世扰乱帝宫的第三天,玉道原返回星都,星都郡守急忙来见,玉道原的面色依旧有些不太好看,显然伤势未愈。

  星都郡守道:“国师大人,这几日那魔神一直在帝宫中毫无动静,便是连火焰也渐渐平息下来。只是而今的帝宫依旧凶险重重,我命死士前去探查,说那里不见金乌,只有一个三足男子。这两日,又起了变化。”

  他迟疑一下,道:“那三足男子不见了,多了一个驼背的男子,拄着拐杖,鸟巢也被改造了,看起来一片祥和的样子,死士在路途中甚至发现了灵芝之类的灵药。”

  “驼背男子?不是三条腿了?哼,妖魔作怪,迷惑众生!”

  玉道原淡淡道:“不用担心,就算此魔神变化多端,也难逃天理。我此去带回来专门降魔之人。”

  星都郡守心头一跳:“连国师都受伤了,难道这降魔之人比国师还要强大?莫非是剑阁圣人和武圣人?”

  他不敢多问。剑阁月流溪,武圣江祖石,这两位圣人已经相当于镇国圣器般的人物,他们若是亲自前来,必定不会默默无闻。

  玉道原道:“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到帝宫了。”

  星都郡守心中一惊,这时,他感应到神魔般恐怖的气息从帝宫方向传来。

  帝宫,青虹金稻草鸟巢,三个高大的身影笼罩在黑色衣袍下,向鸟巢走来。

  “金乌道友,时隔四千五百年,终于再见。”

  左侧黑袍下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笑道:“听闻当年东土你们兄弟十人,称雄东土,却被圣皇羿射杀九人,只有你逃出生天,遁入天市垣,不敢回归东土。今日难得你脱困,天尊邀请你共商大事,大业一成,不仅报仇雪恨,而且超脱生死,回归仙界!”

  三人来到鸟巢前,只见鸟巢中无人应答。

  三人皱眉,右侧黑袍下传来男子声音,冷冷道:“金乌,何必如此心高气傲?我知道应龙便藏在你的寄生主身上,你将他交出来,天尊必然不会亏待你!你现在是孤家寡人,形单影只,还是归顺天尊,免得受苦!”

  这时,鸟巢中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小鸟儿早就回去了,你们来晚一步。你们也不必去寻他,小鸟儿这些年无有善恶,境界超脱,已经不会与你们有牵连了。”

  三人纷纷看去,只见那鸟巢中多了一个老态龙钟的驼背少年,拄着拐杖。

  右侧黑袍下的那男子猛地掀开黑袍,哈哈笑道:“我倒是谁装神弄鬼,原来是元朔来的苏云苏阁主!”

  说话这人的声音与太岁一样,正是太岁本体前来,他与应龙大战,两败俱伤,因为那时应龙已经是强弩之末,无法杀他,被他逃脱。

  他的身体构造与其他神魔大异,恢复起来迅捷无比,因此早早痊愈。

  此次听闻四千五百年前大闹天下的魔神金乌出世,便忍不住动身前来。

  那老态龙钟的驼背少年与苏云模样仿佛,但却似乎老眼昏花,看起来没有多大朝气,嘿嘿笑道:“军粮,你认错人了。先民时代,还是我背着洛书出水,传达文明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