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王?白泽氏一族的神王?”

  苏云心中一沉,循着这些白泽氏的目光看去,心道:“能够称作神王的,往往是没有被仙界册封,而又自忖实力强大不可一世的家伙。比如说董医师之父老神王,就是这样的家伙……”

  仙界册封,称作神君,代替仙界统治下界,有仙界的天命符文,可以施展超越世界极限的力量。

  但是神王则没有仙界册封,尤其是白泽氏这样的囚犯,更不可能被册封。

  能够被册封的往往是仙人的后裔,如柴云渡这种。而没有被册封的强者,实力超绝,又不安分。

  像天市垣的老神王,还可以在帝廷玩解谜游戏,最终把自己玩死。而像白泽神王这样的强者,被镇压在钟山洞天中无法出去,又玩不了解谜游戏,只好屠杀其他被镇压在这里的囚徒了。

  “白泽氏的神王必然无比危险!”

  苏云刚刚想到这里,只见钟山洞天中又有许多俊美得有些妖异的男男女女走来,这些白泽氏抬着一位美丽的白泽氏妇人走来。

  那白泽氏妇人有着言语难以形容的美丽,既有着妇人的成熟与丰腴,又有着少女的容貌,同时又给人一种妖邪诡异的感觉。

  古怪的是,她一半身体嵌入一块石壁中,一半身体在外。

  她的血肉与石壁生长在一起,石壁中甚至能够看到血管与石壁相连,她的血肉已经有一半化作石质。

  她的一条手臂已经沉入石壁中,只剩下手背的肌肤,另一只手则露在外面,五指能够勉强动弹。

  她与石壁构成来了一种奇怪的共生关系!

  她是被人以一种奇异的神通囚禁在石壁之中!

  虽然白泽氏将整块石壁撬下来,但却不敢伤到石壁分毫,反而用各种宝物和符文加固石壁,唯恐石壁受损伤到了这个美丽的白泽氏妇人。

  苏云松了口气,心道:“这个妇人就是他们的神王?她是被一种造化之术束缚,这种造化之术让她的肉身与石壁长在一起,应该是造化之术研究到仙术的层次。”

  他稍稍放心,对于造化之术,无论是元朔还是西土,都有着很深的研究。

  何谓造化?物质从一个形态向另一个形态的转变,就是造化。

  种子发芽是造化,蛇蜕变化蛟是造化,虫子羽化成蝶是造化,灵士长出断肢,背生双翅,身化神魔,这些都是造化。

  这些是进步的造化,还有退步的造化。

  把树打回种子,把蛟打成蛇,让蝶变回虫子,转生死,逆阴阳,皆是造化。

  元朔从前曾经认为造化之术是邪术,但近些年来对造化之术有了些改观,裘水镜的大一统功法便运用到造化之术,已经很是成熟。薛青府的面具,丹青的皮囊,也是造化之术。天道院也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有了不小的成果。

  而西土对造化之术的研究更深,神魔化的研究已经达到极致,甚至已经研究植物与动物结合,让动物和植物生长在一起。

  但是白泽神王的血肉与石壁生长在一起,这种造化之术是将无生命的与有生命的融为一体,展现出的造诣,远超元朔和西土。

  “天市垣乡民,参见白泽氏神王。”苏云微微欠身,另一只手依旧扣着白瞿义的咽喉。

  那白泽氏的女神王声音轻柔,道:“神王只是乡野之民的谬称,阁下可以称我为白华夫人。阁下的修为境界虽然不高,但是道法神通却很精湛,在天市垣一定不是凡夫俗子。”

  她的目光落在苏云身上,如同情人的眼,很是温柔,道:“我白泽氏对天市垣确有非分之想,我们从过往的圣灵的修为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